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峰巡/关周】失效药(ABO设定)第三章

长丰看守所就两个未成年号房,抓回来三个就得分一个押在外区,关宏峰跟赵馨诚招呼了一声,让小汪把人拉到海港看守所押着了。本来想着头一堂口供取得到位,应该没跑了,没成想三个嫌疑人见完法律援助律师,到了批捕那一做笔录,一个翻供,一个问什么忘什么。想想还剩一个证人飘在外面没拘,不知道会不会被律师拉去串供。现在物证不稳,线索来源又属于“群众举报”,孙检察官气得把周巡喷了一顿,周巡转头把看守所老齐喷了一顿:律师会见嫌疑人,在那教唆翻供你们不看着?

关宏峰在旁边拦了一句,那么多监视器谁也看不过来,没办法。

周巡带着小汪,关宏峰带着小周,俩人只能各领一个探组撒在外面跑证据,检察院要什么情况说明立马写了送过去。随着孙检决定批捕,这两周总算过去了,政法委松口气,顾局也算是从房顶上爬下来,结案率保住。特别是周巡没有再度发情,达摩克利斯之剑虽然在头顶,那也得过一天是一天啊。

 

杀人纵火案进入侦查阶段,周巡打算亲自泡在海港看守所取口供,被关宏峰默不作声地把活儿切了。他带着小周在海港磨那个翻供主犯的笔录,跟周巡基本见不上面。周巡跟了电信诈骗专案,天天叼着烟蹲在技术科指挥挂线,虽然主犯被邻省惊了要跑,但人还是逮住了,期间某个器官也很平静,和他相安无事,不知道算不算否极泰来。

消停日子没两天,蔡检电话又过来了:电诈专案在案的8个未成年人,提讯时找的合适成年人居然是同一个值班律师,而且这个律师还就是上次教唆翻案那个。周巡陪着笑被蔡检劈头盖脸数落,值班律师是刑诉法上的合适成年人吗?他有共青团的推荐吗?他在预青办名单上吗?

蔡检最终放话,这个纠正违法通知书你们是吃定了,司法局和律协也甭想跑,检察建议一人一份!

撂下电话周巡立马打内线,把一科科长骂了个狗血临头。你他妈知道吃一个纠违考核扣几分吗?五分!老关得把结案率提到多少才能补上你扣那五分?嘿,你小子说的对啊!咱们支队是年年结案率全市第一啊!没错啊,你他妈不知道今年考核指标改了吗?!操!结案率要额外加分,第一名得比第二名高!他妈!百!分!之!七!!!

 

在周巡挨蔡检训的时候,关宏峰就已经进他办公室了,他坐在周巡对面那把椅子上,看着周巡声情并茂地先陪笑后骂街。

比起来当年那个只会打人的毛头小子,周巡待人接物上老练得甚至有点油滑。但他做起事来,还是和当年一样认真,心思周密,早已堪当大任。关宏峰坐在那,看着阳光里的周巡敲桌子骂人,睫毛和发梢在闪光。

关宏峰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一个周巡的模样,可他永远也描述不出来。

周巡就是周巡。

 

他垂着眼等周巡挂电话,又开始习惯性地在脑子里排查周巡所有的人际关系。他这次去海港,除了取口供,也是因为发现那个教唆翻供的律师是韩彬的同学,过去找韩彬了解点情况。周巡的人际圈他都很清楚,支队里应该没有会让他感兴趣的alpha,赵馨诚呢?

但他这次见到韩彬,往这方面没聊两句,就知道赵馨诚可以排除。韩彬跟他不一样,不会让事情走到这一步。乃至于就算赵馨诚是个alpha,对于韩彬的意图也没什么影响。

关宏峰坐在他工作室里,对着一杯黑咖啡,措辞半晌问了一句,我有个朋友,非典型omega,男性特征凸出的那种。

韩彬看着他。

“十几年也没喜欢过别人,最近忽然,应该是吧恋爱了,你觉得他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韩彬极轻微地挑起一侧的眉。

“因为他身边,并没有比他强势的alpha。”

韩彬那副无所不知的神色在他那貌似斯文的脸上是藏不住的。他注视着关宏峰说,依我来推测,也许他想要的并不是一个比他处处都强势的alpha,也许恰恰相反,是一个能做到他做不到的那些事的人,一个能让他静下来的人。

关宏峰闻言,垂眼对着杯子看了片刻,抬起头来。

“女人?”

 

韩彬当时两边眉毛都抬起来了,而且微微地笑了。

“那……也有可能吧。”

“关队不如亲口问问他本人?”

 

支队的女性,模样配的上周巡,或者那模样周巡有可能看得上的,未婚的,女的。关宏峰在心里翻了一遍花名册,就只有赵茜和周舒桐了。周舒桐是omega,但辈分不对,周巡还当着她面说过老刘棒槌;赵茜?Alpha,样貌好,性情也好,机灵懂事,周巡亲自从市局调来的人,也算周巡的亲信。

还年轻。

连小汪这个alpha都在追她,周巡要是看上她,从各种角度来说,十拿九稳吧。

他把赵茜的种种优点梳理出来,除了原生家庭条件差点,也是没挑了。年轻,经济条件差点,又是女孩子,结婚了小两口肯定和睦。周巡车房都是现成的,看对眼谈得拢登记结婚就是分分钟的事。

关宏峰想了又想,二人确实是般配,乃至开始在心里默默地想,他随份子最多给多少,不会让周巡太惊诧而不敢收或者想着从别处还给他。正琢磨着,周巡把电话挂了,抬头冲着门口喊了一嗓子“进来!在那探头探脑干嘛呢?”

小汪推门探个头进来,表情十分夸张。后面跟着个看起来受到惊吓强行镇定的赵茜,赵茜后面跟着表情略带痴呆的小徐。

“师、师父,我,我们能进吗?”

周巡说进来,干嘛呢?

小汪小心翼翼往里走,行走路线绕着关宏峰划了一个弧。“师父,签字。”

后面俩人遵循着他的路线跟进来,“物证实验室的报告。”“尸检报告。”然后仨个alpha按原路线出去了,还小心翼翼带上门。

关宏峰这才意识到,这一层楼鸦雀无声,他身上的气味已经太重了。除了周巡,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可能以为他和周巡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是看赵茜刚才这样子,倒不像跟周巡有什么关联,更何况小汪追赵茜呢,周巡肯定做不出这种横刀夺爱的事。

他收了收思绪,放平心态,扭头发现周巡在看他。

“怎么了老关?案子出毛病了?”

关宏峰摇了摇头。

周巡看着他的脸色掂量,难道我又发情了?

关宏峰说没有。

 

 

老话说就是千万不能念叨。

晚上十点多突击提审电诈专案的财务,周巡和关宏峰刚给嫌疑人按完笔录手印,已经一点多了。一条腿迈出提讯室,还没等预审老徐打完呵欠打招呼,就被关宏峰一句“我们先走了。”拉出去了。

周巡看他拿走了钥匙开门上驾驶席,惊疑不定地问了一声,不会吧?

关宏峰降下车窗看着他,说,赶紧吧。

 

24小时药店不太多,高德地图搜了几家都不在回周巡家的路上。牧马人一路风驰电掣,绕路到一家药店门口。关宏峰严肃拒绝了周巡自己买药的要求,把窗户升上去,钥匙拔了,车门还给锁了,亲自下去给他买。

值班药剂师是个年轻的女omega,看起来刚毕业,对着关宏峰甜甜一笑,晚上好。

关宏峰说买omega用注射型抑制剂,女孩从药品柜里拿出来,给他之前问了一句“是没有过性经验的omega使用吗?”

关宏峰说对。

“没有性经验的omega用这个会从药剂注射开始到发情结束持续约6小时的疼痛,建议您购买阿司匹林、布洛芬或者颠茄片,情况严重的可以挂急诊注射阿托品。”

关宏峰说,几小时?

“一般是持续6小时左右的Ⅲ度疼痛,如果患者连续用药可能达到Ⅳ度。持30日内曾连续购买3次以上的发票,保留药盒和注射器,在三甲医院化验激素水平,确诊连续用药三次以上的,可以要求医生给开盐酸曲马多镇痛。”成功背出了课本内容的女孩略带兴奋地补充了一句,“这个药可以走医保。”

 

关宏峰拎着阿司匹林片剂,布洛芬颗粒,颠茄片和一只抑制剂回到车上。

周巡说你买完了?

关宏峰插上钥匙,系安全带的时候问了一句,你之前买抑制剂的发票和药盒还在么?

周巡说啊?早扔了,怎么了?

关宏峰把车窗降下来,松开手刹一脚油门,没再说话。

 

 

关宏峰坐在周巡客厅沙发上不动如山。

周巡说我没事,你走吧,我打完这个睡一觉,明天早上不耽误上班。

关宏峰说,你看这都几点了,回家太折腾,我在你这对付一宿。

周巡嘶一声,说我这个情况不太合适吧。

关宏峰面不改色,你这个影响不了我。

周巡看着他笑了一声。

 

“也是。”

 

那支注射器被痉挛的生殖腔卡住了。周巡完全是靠意志力把它硬生生抽出来的,然后用最后剩余的毅力提上了裤子。

他是被关宏峰从浴室里拖出来的。

关宏峰把他浴室门锁弄坏了。

后面的事一概不知。

 

再睁眼太阳都下山了,厨房餐桌上有一套冷的煎饼果子,一份冷的番茄炒蛋盖浇饭,一份艇仔粥还是热的,还有一份流沙包和一份烧鹅。

旁边摆着他的车钥匙。

他站在那没坐下,因为裤子是湿透的,不是汗,是粘液。最近这几次发情,这种东西越来越多。他不确定从昨晚到刚才,关宏峰有没有发现他这种丑态。

 

周巡对着餐桌看了一会儿,打电话给顾局请了一天假,发短信告诉了关宏峰。

关宏峰回知道了。

他从夹克的内袋掏出了高亚楠给他的那张条。

 

 

代人排号的大妈把张主任的早上第一号给了周巡,一边收钱一边上下笑眯眯打量,小伙子给你媳妇挂号呀?体贴呀。

周巡戴着墨镜含含糊糊应了一声。

主任医师须发皆白,身强力壮,后面跟着俩研究生,一男一女,虽然是西医但不知怎么有种老中医的即视感。周巡把医保卡递给他,老头什么都没问,精神抖擞接过来医保卡刷了一下,把他记录在案的历年激素水平看了一遍,先开了几项化验。周巡拿着化验单回来,研究生把历年记录调出来让主任看,另一个则翻开病例一边问一边记。

研究生问完了,大夫静默片刻,一开口就夸奖了周巡。

“两周连着打三针,你挺不要命的。”

周巡说我这不工作忙么。

老主任嗤之以鼻,自己说说情况吧。

周巡照实把情况说了。

老主任翻着数据问,你03年开始身边的alpha有什么变化吗?

周巡说,我01年工作上就和一个alpha组了固定搭档,一直没变过,到13年带了一个alpha徒弟。

主任一边翻数据一边问,那这些年你们关系有什么变化吗?

周巡一摇头,没任何变化啊,同事啊。

老头拿笔一指数据,17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周巡说,17年2月固定搭档辞职了,半年多以后他偶尔回来工作,今年3月开始,又正式回我们单位工作,还是跟我搭档。

老头从13年数据开始往后翻,问徒弟呢?

周巡说徒弟,基本上啊,一直跟着我。

老主任抬头看了看他,冷不丁开口问,你是不是喜欢你那个搭档啊?

周巡没想到这还有问感情问题的,一脸懵。旁边研究生解释说,发情期是生理心理的联动反应,您最好能……

“喜欢。”周巡心说反正大夫又不知道他是谁他喜欢谁,还补了一句,“挺喜欢的。”

大夫哦——了一声,让周巡详细说说这几个月的接触和发情状况。

周巡心说我喜欢他我都说了,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跟录口供似的,照实说得清清楚楚。

结果老主任听完眉头一皱,说不对的吧?你现在这个指标很正常的,怎么会你在alpha面前发情他没反应的呢?

周巡听完这话嘴角倒扯出个笑,无奈之外,还有点苦味。他抬手扒拉一把头发说,我喜欢的那个是特异型alpha,神经高度强化型的,人家别说对我有反应,他连一丁点失态都没有过。

啊——老头把这个单字拖出个“原来如此”,从数据库里把周巡历年体检的激素水平曲线生成了图表指给他看。

“看见没有,从03年开始你的第二生殖激素水平就从发育期直接进入了静默期,应该是通过呼吸受到了这个特异型alpha的信息素的浸入,而且你在心理上接受了这种浸染,所以你的第二生殖系统就进入了静默状态,与此同时,看见没有,你的第一生殖系统的激素水平是完全正常的。”老主任把他近三年的激素水平拖出来放大,“看这,按你说的,2017年2月开始他停止了对你的信息素浸染,4月开始你的发情反应增强,这就说明你得第二生殖系统正在苏醒,之后你们不定期接触,这套系统就属于一个没有受到稳定浸染压制,却经常受到alpha信息素唤醒的状态。”

老头从研究生手里接过周巡近几个月的激素水平指标,“到了今年,他不是重新跟你一起工作了吗,你这个第二生殖系统就不再接受他的信息素浸染压制了哈,它开始处于活跃状态了,啊,”他拿笔敲了敲最后这一张,“你看看这激素水平高的。”

周巡苦着脸看着这一大堆曲线,听到这一脑门问号呼之欲出,不是,大夫,这明明所有状况都跟原来一样了,它为什么不重新回到静默呢?它怎么就不能跟原来一样老实点呢?

大夫闻言从老花镜上面看了他一眼,又从老花镜往下看了眼他的指标单,半严肃半揶揄地说,可能是它比你更怕那个特异型alpha再离开。

周巡瞪眼看着大夫。

“当然了,和你连续使用了注射型的抑制剂也有关系,它的作用不是抑制,而是加速和增强过程。”

周巡觉得这个解释可以接受。

 

最后也没给他开点药,大夫说还是不规律发情后使用注射型抑制剂最可靠。周巡说那我要想根治呢,大夫说,要么跟这个alpha隔离接触,要么标记,要么切除,其实按你这第一生殖激素指标,粗略评估做切除没什么影响,风险不高,顶多……

大夫看了看他的脸,切完皮肤粗糙点,我看这个对你也没什么影响。

周巡摸着自己脸上的痘坑,告诉自己身为人民警察不能打大夫。

 

 

能怎么办呢。

周巡拿着病历本和化验单往外走,外面阳光晴朗,照得他有点睁不开眼。他把墨镜掏出来戴上,一边发动车一边想,能怎么办呢?

赶哪天手头案子结了,过来约手术。

切了呗。

要不然呢?难不成他还能对着自己的肚子好言相劝:不要慌,老关不会走,你必须淡定点,不然我就离老关远点。

想到这他自己笑了。

不行,这他妈也太可乐了。

 

 

赶上电信诈骗全国严打,他们手里这个电诈专案被市政法委和公安部关切了,再加上检察院提前介入,周巡整一个礼拜耗在支队吃泡面,家都没回。好不容易赶着把这六十多人都取了口供了,攒上卷,连派出所调来支援的民警都快不行了。周巡琢磨着趁蔡检还没下纠违,想法沟通一下,能不能就免挨这一板子,想了想都是业务骨干,估计关宏峰和对方好沟通,就让关宏峰带人送卷去了,他带着技术队接着整理聊天记录。记录又多又杂,他坐技术队一角,把打印出来的部分挨张翻着看,时间顺序排的都不对,驴唇不对马嘴,立马冲小李吼了几声叫他重新弄。刚喊完要点烟,被小汪跩了一把。

干嘛?

小汪低声喊两句,师父,师父。

周巡纳闷地被他拖到一边,小汪压低声音说,师父你现在一身酒味,不行了你赶紧回家吧,一会儿别人就该发现了。

操。

真他妈不是时候。

小汪说我可不敢送你,说着招手把周舒桐叫过来,周,你赶紧送周队回家,机灵点,啊。

周舒桐一脸天真地走过来,一闻也知道显然不对了,点着头就跟周巡出去了。

半路找了个药店,周巡要自己下车去买,周舒桐说还是我去吧。

周巡点点头,别买错了,买注射的啊。

 

 

关宏峰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小汪笑眯眯跟在赵茜屁股后面转悠。他咳了一声,小汪腾一下站直喊关队。关宏峰问他老周呢?

小汪一挠脑袋,总不能直说师父发情了吧?他眼珠一转说,我师父他啊,他内什么,啊,他闹胃口说回家躺会儿。顿了顿他补了一句,内个,小周送他回去的。

 

闹胃口?

 

小汪看着关宏峰带着浓重的雪松气味和强烈的威压感走远了,这才把缩着的脖子伸出来。赵茜看着他小声问,关队这是怎么了?小汪一撇嘴,不知道,神仙打架,茜儿咱少问哈。



——TBC——

我估计你们没看到车要打我了。

我真的尽力了,没想到火车站台他这么长。你们相信我下一章一定能发车,真的能,信我。不信你们看老关,他急了!

没想到自己能日更。

鸣谢武警医院张老西医对本章的大力支持。

鸣谢老群众大药房不知名的药剂师小姐对本章的大力支持。

如果有章节标题我觉得应该是《挂专家号要趁早》

评论(91)
热度(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