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峰巡/关周】无梦者-序章

————序章————



——周巡,你会做梦吗。

 

秋日天高。

津港的季风横贯整座城市上空,把纷乱彩云吹散,露出个一碧如洗的蓝天,并任由它被高层建筑肆意切割成几何形状。重阳节刚过,早晚已有凉意,但秋老虎惯例要作祟,便把这晴朗的下午烘得略显燥热,人们穿着半袖T恤也未觉清凉,似乎仍在夏天的余温中。

别的探组窝在桑塔纳和卡罗拉里,都埋伏得远些,只有关宏峰仗着嫌犯想不到警察还能开辆牧马人,大摇大摆地让车停在这座高层的楼门出口对面蹲守。车熄了火,没有天窗,周巡嫌气闷,四面车玻璃各降了两寸。因为正停在树底下花坛边,他把车载蚊香插在点烟器接口上,杀一杀钻进来的蚊子。

他们两点半到达预定点位,关宏峰预计嫌犯较大可能五点到六点之间出门,较小可能在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出门。他照例把座椅放低了一点,闭目养神。

音响声音调的很小,音乐电台下午都是老歌,模模糊糊似乎都在哪听过。DJ说话也是一例地咬字不清,催眠般不分明。周巡睨着嫌犯的16层阳台和楼门口一个来小时了,伸手摸到口袋的烟盒,顿了一秒,换手从车门槽里拿了益达。白色薄荷味糖粒放进嘴里的时候,他听见了关宏峰的声音。

像DJ似的略有一点含混,仿佛瞌睡方醒。

他回过头,关宏峰正看着他。

一阵秋风掠过,树影摇曳,投下的日光也晃动,流光映在关宏峰深黑色的眼睛里,那一口古井的水色就看不太分明。他脸上那道伤刚脱了痂,露出其下淡粉色的新生皮肤,把脸颊原本平整的弧线硬生生切断了。周巡想,多深的口子啊,怕是真的要留疤了。

“做梦啊……”大约是因为活得坦荡,周巡是那种睡眠质量奇好的人,无论在什么地方睡倒,都是黑甜无梦,头发留长之后常常把自己睡成一个鸡窝头而浑然不觉。他只在二十岁出头那几年做过梦,后来成真了,就再也没做过。

“不会,我就是那种眼一闭一睁,”他嚼着口香糖又偏头看了眼嫌犯的阳台和楼门口,回过头,“天就亮了,那种人。我还真没做过梦。”

关宏峰仍在看着他。只是看着,似乎也有轻微地颔首,而后转回头去,仍旧微垂着眼,目光落在自己交叠在腹部的手指,不再言语。

怎么了。梦见什么了吗。想什么了吗。他没发问,因为关宏峰不会回答。

这角度周巡便又只能看到他的侧脸。那道刀伤被硬挺的鼻梁挡住了,就仿佛又和八月的关宏峰,和去年的关宏峰没有差别。这使得他在踌躇之后,勇于伸出手去,按在关宏峰的手背上。

“老关,别想太多。”

关宏峰仍旧是那样子,任由他把手指的温度熨烫在自己的手背上,片刻后另只手拍了拍周巡的手背。

一,二,三。

像是一个安抚,或者是一种敲打。

他说:“你看着点,我睡一下。”然后将周巡车上的U形枕翻出来吹足气,把座椅调得更低。不久便呼吸安稳地睡着了。

周巡从后座上扯了自己的薄夹克给他盖上时,忽然从车载音响微弱的乐声中分辨出了正在播的那首老歌。什么days,当时丰田威驰的广告曲,每天在电视里都能听得到。

 

他坐在关宏峰的沙发上问,他刚那句唱的什么?

——Imagination,never lose my passion.

什,什么?

关宏峰说,你这英语能考过吗?

周巡正在读半脱产委培本科,要考英语。一大半是被关宏峰逼着去的,嫌他学历太低,影响进步。他说,我觉着没戏,那你教我啊。

关宏峰说,教材带了吗?

周巡嘿然一笑说,没带。

关宏峰要开门送客。

周巡说,哎哎哎峰哥峰哥,明天,明天。

 

 

五点半的时候嫌疑人的同伙来接,嫌疑人带着关键证据钻进同伙的奥迪A6,一车绝尘而去,明显是醒了。周巡油门到底穷追不舍,过弯不踩刹车,后面一众桑塔纳虽老,速度倒跟得上,但不敢像他这么开,只能绕路包抄。

那辆奥迪被周巡用前保险杠怼到花坛里,人逮住了。

这一下撞的太猛,把他和关宏峰之前在灵隐寺门口买的,那个银色的琉璃车挂磕在前挡风玻璃上,碎了。

 

人带回去关宏峰没亲自讯问,他说不加班,在晚霞里回家去了。

头一堂口供周巡带了个经侦的人审的。

 

 

转过年来一月初津港暴雪,没开车的都五点钟回家了。高亚楠当时开的电动汽车,下班才发现温度太低启动不了。周巡出门看见关宏宇站门口接她,两个人在严寒里拉着手,高亚楠鼻子耳朵通红,硬要做出一副并不冷的样子,手被关宏宇揣在大衣口袋里。

你们俩哪去,我送送你们?周巡用手套拍掉左后视镜的雪,张口吐出一口白雾。

关宏宇说,踏雪而行,这叫浪漫,你懂不懂。

高亚楠只笑。两个人各自呼出白雾,脸离得近,就汇到一起去了。

周巡说,得。

 

牧马人电加热慢,发动机温度提上来之前,驾驶席冷得彻骨,手冻得打方向盘动作都迟钝。周巡被独自留在那寒冷里,慢慢地也醒悟了。

这种醒悟直到又转过一年才被他所确信。

那天确实是关宏峰最后一次和他一起上一线埋伏嫌疑人,似无所事事一般一起待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

那天也是关宏峰最后一次在他旁边睡着。

 

转过一年的冬天并不太冷,只是他的羊死了一窝。

周巡拿着刚装订的213案卷,在门口看着关宏峰站在顾局的办公桌前,先摘警帽,后取肩章。

他看的是背影,不知道关宏峰是什么表情。

大概是惯然的那样,并没有什么表情。

 

 

关宏峰半年前提了副处级,辞职要经过局党委会,还经过组织部和纪委上会研究,三月提交报告,六月才审批通过。政治处把关宏峰的失业证和党员档案交给了周巡,周巡说行你甭管了,我哪天给他带过去。

他拉开抽屉把卷放进去,在抽屉的角落发现个马口铁喜糖盒,大概是哪个同事结婚的喜糖,一打开就看见了那个琉璃车挂的碎片。

 

时值杨绛刚过世,满朋友圈飘着纪念文章。应景的人们转发的时候都会带一句话: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那是那辆牧马人唯一有过的一个车挂。

 

 

 

 

 

《小汪日记》(节选)

 

2014年9月11日  后半夜有月亮

今天忒他妈衰了……

我潇洒的刑警生涯第一次出死人现场,就在案发现场吐了……

我操,那可是我亲师姐啊,一个老师教的擒拿啊,死状没法看啊,这收尸怎么收啊?那血流的从这到那……

不是说刑侦没这么危险的吗,我操,我顶多能想象跟一歹徒搏斗,或者交火什么的?胸前中一枪然后被车拦腰碾过去!我他妈想不出来啊!肠子肚子一地血赤呼啦的,她还瞪俩大眼!死不瞑目啊!

我还被周哥一脚踹屁股上了,叫我旁边吐去别破坏现场。

能不能让我妈找我大伯同学帮我说说……调我去技术队也行啊……后勤也行啊……

说什么当官就安全了都是骗人的!你看关队那脸上!都破相了!这岁数还破相了,更娶不到媳妇了,想想太他妈惨了,我得早点找对象。

 

 

2014年10月9日  响晴薄日

卧槽这车开的太猛了……横着过去就把人一大奥迪撞花坛里了,把他妈奥迪都撞翻了!

话说回来,当领导好啊!!!!!

人家关队把人逮着就下班回去了!!!!

周助理还在后面送,慢走啊注意休息啊,卧槽啊怎么不让我们四个探组注意休息,我们都在那孙子楼下窝两天了,现在还得加班把证据攒齐才能走!?

但是,人家周哥是今天唯一负伤的一个,他撞车时候自己脑门磕方向盘上了,晚上吸溜着泡面,顶着个纱布审人,连拍桌子带吼,猛,太他妈猛了,你看看把人经侦吴科吓得。

 

 

2015年1月27日  暴他妈大的雪

关队说交通不便,有车的照常五点半下班,没车的五点先走。

然后他!就!走!了!

……以后要多跟领导保持一致,领导不买车,你也别买,知道吧。

高法医的电动车发动不了,还是燃油车靠谱啊,她站门口那说男朋友过来接,我出来时一看,卧槽关队?!再一看脸上没有疤……

一问老孙,老孙说关队是双胞胎哥俩。这稀罕诶,长大了还能长这么像好像挺少的。想想要是关队脸上没疤那阵儿,这高法医能分出来哪个是男朋友么,要是弄错了扑上去吧唧一亲,亲错了,嘿,那太有意思了。

谈一个男朋友跟谈了俩似的,哈哈哈哈!!!

 

 

2015年7月13日  哗哗下雨

关队提副处了!感觉刘队鼻子都气歪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他生气为什么我这么高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瞧瞧,还是得看破案率啊,虽然关队他不加班,他照样能上副处……

 

 

2016年2月14日  不是很冷

昨天晚上,高法医的男朋友=关队的弟弟=关宏宇杀人全家了。

DNA和指纹板上钉钉,人证还在走访。

亲属重大嫌疑,按规定关队要回避,周哥跟刘队抢案子,在会议室闹起来了。

周哥爬桌子上被顾局揪下去了。

听小李说局党委会开会的时候关队推门闯进会议室说这是冤案,场面那真是凉水倒进沸油啊,炸了……牛逼啊,真不愧是关宏峰啊……就问问全长丰分局上下还有谁敢?

关队说要辞职。周哥跟他急了。

顾局拍板说,周巡当213案主审人。

队里气压很低。

 

 

2016年2月15日   冷

关宏宇没找着。来了个证人做了辨认笔录,从十张照片里挑了关宏宇。

关队把警服脱顾局办公室了。

213案的证据卷订上了。

 

 

2016年3月14日   刷刷刮大风

我晾在窗台上的鞋给他妈吹楼下去了!!!!!!!

周哥代理支队长职务,他问我乐不乐意好好学学刑侦,给他当徒弟。

勤恳工作领导看得见啊,但是咱得谦虚一下是不是,我说哎呀,这个,我觉得我资质一般吧,周哥你别嫌我那个……

啪一声,卧槽,我是先听见响声才觉得脑瓜皮疼啊!

周哥师父说,领导要收你当徒弟你废什么话?

师父英明,师父说的对。

我今天勤勤恳恳地帮师父把东西搬进了关队的办公室。

 

 

2016年5月26日  晴,小风,很热

昨天,尊敬的杨绛先生死了,他是个女的。

今天关队辞职的事上组织部党组会了。

 

 

2016年6月19日  晴,热热热热热

师父今天打了我的头,在嫌疑人拒捕的时候打了嫌疑人,嫌疑人停止反抗之后他还在打,我赶快扑上去拉住了他。

我为我的勇敢点赞。小汪,你是最棒的。

我觉得,师父分析线索很牛逼,但是脸很臭,烟抽的很多,脾气特别不好,为什么关队在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这些?

关队离职第131天,想他。

 

 

2016年8月3日   暴雨哗哗哗潮潮潮热热热

师父今天又暴打了拒捕的嫌疑人,差点没拉住,还捣了我下巴一撇子。

好疼啊……可是我不敢说……可怜我英俊的脸庞……

 

关队离职的第176天,想他……

 

 

2016年10月18日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普天同庆,喜气洋洋

关队!回来啦!

喜大普奔!喜大普奔!

哦不能叫关队,峰♥哥我爱你!关♥老♥师我爱你!虽然和师父猜的一样,你选择了周舒桐而不是我,但我!还是!给!你!比心!

师父今天晚饭竟然没有吃面而是叫的百饺园外卖还带了我的份儿!还没打我!

可见师父今天很高兴。

希望关队天天都来!

 

——TBC——



鸣谢 @燃井 ,和您聊天总是让我很有想法,感谢。


本篇卡原剧时间节点,基本走向贴合原剧剧情,如有疏失之处,还请各位指教、涵谅。


依然严格遵守标题字数规则。


庆祝:今天是关宏峰在丰庄路东口捡着周巡的第十七年。

评论(57)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