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峰巡】【关周】莫听万壑松(向哨设定)

——序——



周巡还记得那座白色高塔。

就在长安的远郊,矗立在散落的古墓与碑林之间,和大雁塔遥相呼应,守望八水巡绕的长安城。

和北京白塔不同,长安白塔的禁闭室放在塔顶,水流不断地从四围的玻璃墙面淌下来,形成一个指数衰减场,待在里面的哨兵只能将精神感应力场延展出一个很小的范围。想上去的人需要过很多道屏障,至少要一个政治部主任级别的权限才能完全通行,其他人连过去送个吃的都不行。
头一次周巡吃禁闭令的时候,赵馨诚就说,你这是被抓进锁妖塔了啊。
周巡说,操。
赵馨诚说,灵儿,你等着,逍遥哥哥一定来救你。
周巡说,操你大爷,玩你的傻逼游戏吧。
长安白塔的禁闭令时间也是最长的,长过重庆白塔和上海白塔,甚至长过酒泉白塔,一次禁闭要三十五天之久,和刑拘基本没区别,一间禁闭室通铺睡20个人,比看守所比也真是不遑多让。这种条件,关里面的哨兵都没有可能不打起来。
最后一次周巡吃禁闭令的时候,赵馨诚说,刘长永这就是养蛊啊。他抬手一比,那肯定少不了你啊,你就是蛊王。
周巡说操,你他妈倒是来救我啊。
赵馨诚苦着脸说,爱莫能助啊!

那天下午阳光很好,但周巡已经累了。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他们都是觉醒完全的哨兵,只有周巡不是。
但他还站着。
呼叫管教的按钮离他很远,中间隔了很多人。
就在那个时候,他最先感觉到的是有人踏入了他的精神感应力场,其中一个是刘长永。然后禁闭室的门开了。
和一般的高阶向导穿中山装的喜好不同,那个男人穿着黑色大衣,脖子上挂着条不搭调的紫色围巾,比普通平民的品味还堪忧,伤害着周巡敏感的视神经。他没什么表情,甚至没怎么抬眼看他们这些困兽。
他抬起手中那只笔,指着周巡。包纯金的笔杆上錾刻葡萄纹样,那是高阶向导的身份证明。
垂眼看着手上的笔记本,那男人冷淡地说,就他吧。
刘长永在旁边陪着笑,要不再挑挑?

血从头顶淌下来,糊住了周巡一只眼睛,他用剩下的一只眼睛看过去。
那是没有人不认识的关宏峰。
关宏峰指着他说:
“嗯,就他了。”




——TBC——

评论(37)
热度(399)
  1. 光合自养老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