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峰巡/关周】莫听万壑松 (章二)(列车进站)

电话再响起来的时候,周巡正咬着第五支口服液。

他的屏蔽器在一个半小时之前过载了,周巡把滚烫的手环扯下来的一瞬间,它开始冒烟,发出芯片烧毁的焦味。失去屏蔽器抑制,他因结合热引发的感官失衡立即鲜明了起来。身上那件保暖内衣显得过于刺激,让他有种衣服里被撒了一把发茬的不适感,可他又不能脱掉:关宏峰的宿舍暖气管道堵塞,室内温度太低了。紧跟着到来的是嗅觉失衡,所有关宏峰接触过的物品都鲜明地散发着关宏峰的气味,床单,枕头,被子。床头那件叠得整整齐齐得睡衣是穿过的,向周巡散发着关宏峰的气味,引诱周巡昏昏沉沉地把脸埋进去,满脑子都是对关宏峰肉体的幻想。

哨兵按照特战队标准进行严酷体能训练,关宏峰是不参加的,向导有专门的训练项目,主要是摆脱技术、隐藏和躲避,基本上在室内训练,地上是五厘米厚的柔道垫——军方根本不指望链接作战中的向导能有什么杀敌能力,有点自保能力就行了。因此和周巡麦色的皮肤不同,关宏峰那真是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从来一点伤都没有,无论脸上有多冷肃,无论下的作战指令有多严酷,那几年在周巡心里他都是个温和的白面书生。周巡呼吸着关宏峰的气味,满脑子想着用什么姿势把关宏峰就地正法,先正入再背入,他还能把关宏峰抱起来一边干一边在屋里走两圈,天天翻轮胎举杠铃的臂力不能浪费。

美好的幻想被精神感应力场失衡打破,他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场开始大幅扩展,关宏峰这一楼住的都是高阶向导,而他的精神力场扩展到别人家里去了,左右和楼下无人,楼上是个从重庆白塔调来的向导,屋里还有个哨兵。周巡感应到那向导一边喘着气上下起伏一边说,你龟儿出去摆锤子?哨兵一边动一边说,你罗兜哈紧哈热,简直不摆咯。周巡甚至能清清楚楚感觉到楼上那张床垫里的独立弹簧被压缩又弹起的过程。紧接着周巡就被对方发现了,对方哨兵的精神力场和他碰撞在一起,向导吼了一句,啷个哈麻批在听巴片儿?周巡十分尴尬,他尽力控制着精神力场收回来,伸手拿口服液咬开往下灌了两只,只希望对方完事儿以后不会下来踹关宏峰的门。味觉的失衡也开始了,口服液尝起来的味道让他十分排斥:他的舌头明确提示他,这是假的,这不是关宏峰的向导素。

周巡把脸埋回关宏峰的睡衣里。他算是明白了,他所有的感官都启动了,它们在寻找,在搜索。

它们要关宏峰。

熟悉我的同学一看有图就知道有动车了(二次补档)

——TBC——

这几天不停遇到事,故更新延迟,向各位深表歉意。不更新都不敢回之前的评论(顶锅盖)

给各位拜个年,希望新年顺利。

祝关周圈热热闹闹,有粮有图有糖有MV,预祝第二季关周更上层楼。

祝各位关周同好新年工作顺利,身体健康,顺遂如意,平安静好。

本部分为周巡回忆车,时间点在相遇的第九年。下一章是现在的时间点车。不知道第一章有没有人注意到关宏宇那句“这都五年了”,现在的时间点是相遇第十四年。

四川话我是现学现卖的,如果用词有误,敬请指正。

下为翻译:

1.你龟儿出去摆锤子=你出去显摆什么?

2.你罗兜哈紧哈热,简直不摆咯=你的屁股好热好紧,简直(好得)没话说。

3.啷个哈麻批在听巴片儿?=哪个瓜娃子在听墙根?


评论(56)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