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白夜追凶][关周]《失效药》的一点评论

收到长评美滋滋,搓手搓手

Ak:

我又单发评论了。恶习。


按道理是应该回复在人家文章评论里的。可是评论里不分段,西里呼噜一大串。仿佛凉菜、炖肉和汤搅合在一起不成样子。


所以只得写出来圈作者。 @老曾 


这篇真的很喜欢。入圈晚了点也有好处,不用等更新一看到底,肝肠寸断也十分痛快。


向作者太太表白!!比个老么大个儿的心!


=============================




喜欢人不犯法。


然后周巡笑了一下,“依旧要靠笑一下来往下接话”。因为那句话听上去太深情了,太真切了。太接近于深藏内心死角里,十几年来无数冷水浇上去也永不熄灭的事实,以至于只要靠近边缘就忍不住畏惧。


当一个人把某件事的评价标准定位为犯不犯法。那么说明在他心中这件事是错的。


周巡认为自己喜欢关宏峰是错的。


大错特错,以至于他承认喜欢关宏峰,需要前面解释没有影响工作,后面找补我没把你怎么着。战战兢兢,如芒在背,虚透了的心硬撑着一副用烂了的皮,怕得灵魂打颤可是再不赶紧补救,万一再也没机会了怎么办?


“你就当不知道,好不好?你将就将就……”


周巡到底是油滑而老练。如果这些话用祈求的方式说出来能更有效,我毫不怀疑他绝对一个猛子就磕地上去拉他关老师的裤脚。然而他在被突然揭了疮疤的时刻,一片慌手忙脚牵汤挂水之中,挑选了一个最有效的方式,看似漫不经心地打上去一万多个补丁,把关老师前后左右糊在其中;像跟老顾要个随便什么批准一样,打算把这事浮皮潦草地一带而过。


这事过去了兹当没有,求别说。


如果老关不喜欢他,大概冲他这个千钧之力和稀泥的劲儿,一不小心顺水推舟就答应了,行了行了这一页掀过去不提了你先把饭吃咯……


 


然而还不够,周巡还要表决心。唯恐他暗恋的受害者对他的不再爱有任何怀疑。


“我去把这个解决了。”


手势比了个切的动作。


第二生殖系统算什么。假若那病根深植于胸腔之中,要半个心也切得下来。


他舍得下。


翻个面便是他知道那病是切不掉的。


切了什么也还会在的,剁碎了也还会在的。


周巡是多么鸡贼狡猾的人,切得血淋林,给你们看个3D特效的弥天大谎。把那个可怕的错误再盖上一层堂而皇之遮羞布,不管多假,你不说我不说,天长日久就是真的。过几十年可以对关宏峰说,我那时候不是还小呢嘛,一时行差踏错,又不是什么正事儿,老关你拿我开涮这可不太厚道啊。


一个暗度陈仓就是一辈子的惦记。


 


这真是力挽狂澜于危局之中,被戳中命门还要负隅顽抗。此计必须算无遗策,所以最后的最后还是忍不住可怜巴巴地求恳,实在是最后一哆嗦力气都用足上去,“别不拿我当兄弟。”


成不成?


怕极了这巨大又微渺的奢望人家不答应。


“不影响友谊,刚才是你说的。”


 


所以当关宏峰说“不成”的时候,周巡的心里是什么样啊。


从关宏峰说不成,到他吻下来,可能半秒钟都没有。


可是于周巡大约已经世界灰暗万物腐朽滔天洪水滚滚流去,他护着十七年的灯就在他眼前嘎嘣一下就灭了。


那一瞬间的周巡的神色态度,如在眼前。


也可能我脑补得戏太多了吧。


总而言之这一段太精彩了。若是成剧,必定独成一集,后面还要闪回个四五六七八次。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