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峰巡/关周】莫听万壑松(章五)





列车脱轨,全章外链。

赵馨诚一看见他就是一声长“yoooooooooooooo”满脸八卦的兴奋,“怎么着,你夜不归宿的昨晚看来够刺激啊?瞧这口红印子,啧,这章盖得,看来很有收获啊。”

周巡被他说得一愣,什么口红印?

赵馨诚在脖子那一比划,周巡才拿了个镜子看了一眼,从耳后到颈侧,还是相当清楚的。他自己看见都头皮发麻——关宏峰肯定看见了。

“这么说,”赵馨诚严肃地沉吟,“大哥你夜不归宿和别的向导上床了?!我靠,这传出去绝对年度新闻啊,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还是关宏峰唯一指定的哨兵,唯一发生结合热没被轮岗调离的哨兵啊!”

“没有,”周巡一屁股坐上自己的椅子,“我在酒吧发生结合热,昨晚去关宏峰那过的夜。”

“……你喝了个醉醺醺带着别的向导的口红印跑去把关宏峰操得爬不起来?”赵馨诚给他比了个赞,“你可以上华北地区白塔今年八一八榜首了……”

周巡心想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关宏峰把我操得爬不起来,这可能是白塔之中最后的秘密了……他没说话,他听见赵馨诚开始唱《香水有毒》。

“哎哎哎,别他妈唱了,吁——”

“干嘛你叫驴呢?”

周巡点了根烟,“我有个别的事要告诉你。”赵馨诚回头问事大么?周巡说大,比刚才这俩都大。

赵馨诚整个人转过来了,两手按着膝盖严肃地看着他,你说。

“我昨晚上断片儿了,把关宏峰咬了。”

赵馨诚眉毛抬起来,手作空握状比在张圆的嘴边,“咬了?”

“不是,”周巡叼着烟瞪他,“咬伤了。”

赵馨诚倒吸一口冷气,对着手牙关一合,表情显出痛苦来,“伤,伤了?”

“操!”周巡抬手一比,“肩膀!我咬的他肩膀!早上看差点咬下块肉来,上过药了,但我感觉可能还是得去医院。”

去医院。

白塔之中没有秘密。周巡烦恼地扒拉一下头发。哨兵弄伤向导,还是唯一指定,那真是白塔前所未见的事,百分百传个遍,“影响恶劣”,估计这次刘长永又该找他谈话了。

赵馨诚琢磨了一会儿,沉吟地说,“也就是说,你昨天喝得醉醺醺的,带着别的向导的口红印,跑到人家关队家里,把他操的下不了床不说,还把他咬伤了……”

周巡没说话,赵馨诚啪一拍大腿,“我现在就注册个论坛号,天天盯着八卦版块看有没有你这帖子。”

“盯有什么用,”周巡纳闷地看着他,“你还能黑进去删帖啊?”

赵馨诚噼里啪啦按着键盘头都没回,“不,我要抢一楼火钳刘明。”

操你大爷。周巡说,赵馨诚我操你大爷。


———TBC———


天下没拆不散的情侣,只是你努力没有买对防水口红。

防水口红,让直男防不胜防。

既然是向哨这种设定当然要写一点大场面,但是感觉并没有人关心(烟)大家的关心点在谈恋爱和开车,我晓得。

希望这回不挂。


【今日颁奖】

……向周巡同志特此颁发{最“在老关抓狂的靶心大鹏展翅”奖}

评论(105)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