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峰巡/关周】哥本哈根崴脚者(一)

1111粉点梗。本文包含如下梗。

一楼 @conan_dxf七 :求日常!曾老师!我想看老关崴脚,肿老大,走路要不就瘸要不就得靠蹦,又疼又因为丢人所以生闷气,不高兴,回家之后躺床上装大爷使唤周巡那种!(具体因为怎么崴的我不管(。

二楼 @容妆冶艳 :想看老关和小周或者小关和老周的车!

顺带捎上:

六楼  @黑啤酒:>  :想看和老关表白却被拒了的老周穿回到年轻老关的时候然后把年轻关第一次睡了(咳咳被睡)骑乘骑乘!!!【的一半】

万壑松压力比较大,最近也没得车开,憋死我了。这篇就不讲究文字效果了,咱们来个轻松愉快,车速超常。

随手写随手更吧,因为是小故事不会太长,总篇幅不超过四万吧——争取。

手写 @小天儿 

周巡一听散会俩字,“腾”就站起来往外走,引人注目地连翻了两排椅子,在会场的七百多人都涌到门口之前窜出去了。

——太反常了。

牧马人一脚油门倒出来,周巡一手戴墨镜一手换挡,又一脚油门,风驰电掣往津港大学门口开。门口的黄灯倒数到02,周巡油门一轰就冲过去了。

他今天过来开青年文明号创建培训,正翘着脚听共青团书记把创号工作吹得天花乱坠,心里想着躲了一天活儿挺好,半瞌睡不瞌睡之间,关宏峰给他打了个电话。

“周巡。”

“怎么了老关?开会呢。”

关宏峰顿了一下,语气阴晴莫测地说:“你什么时候散会,过来接我一趟。”

周巡第一反应就是问“出事了?我得四点才散,我现在让小汪过去?”

“没出事,你开会吧,散会过来。”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周巡微信问他,他也没回。

太反常了。

周巡坐在会场里如芒在背,手机在手里翻过来掉过去。关宏峰这两周被市局选做讲师,给华北地区刑侦人才做痕迹检验与心理侧写的讲座,培训地点挺偏。他觉得自己接关宏峰下课,那是理所当然,但关宏峰一直不让他接,说“我打车就行”,今儿周五,培训最后一天,能点名让他接?

这他妈铁定有事。

周巡对着前面亮绿灯不走的那辆红奥迪狠狠按了喇叭。

 

 

到培训基地周巡问他在哪,他说在主楼传达室。他一路开到主楼门口,三步并两步冲进传达室一看,关宏峰衣冠楚楚地坐在椅子上,照例是面沉如水的模样。周巡担心一路,上下打量他一番,倒没发现什么问题,微微舒了口气,叫了声老关。

关宏峰冲他点了点头,扭头对传达室大爷说,那我先走了。

大爷说好咧,你小心点。

周巡心想什么小心点?怎么了?就见关宏峰扶着一边桌子站起来,左脚不沾地,说“走吧”,然后往前蹦了一步。

周巡愣住了。

他这一愣,关宏峰脸色更沉了一分,也不蹦了,站在那看着他。后面大爷哈哈一笑,说这小伙子下讲台踩空崴脚了,要外面儿,不让人扶,不让人送,站着讲完课坐我这说有人接,我以为是你媳妇儿呢,看看,关键时刻还得靠哥们儿!

关宏峰跟周巡错开眼神,又往往门口蹦了一步。

嚯,关大教授沦落到只能蹦,那看来是扭伤挺重,周巡一步过来把他手里的公文包拿走了,另手一架把他手搭自己肩上,顺便正大光明搂着他的腰“走吧,小伙子!”

“小伙子”一半体重压在周巡身上,默默地随着他扶着往外挪。周巡对这个搂搂抱抱的状态极之满意,挪着挪着手就不规矩了,隔着风衣捏了一把关宏峰皮下脂肪丰富的腰侧,嘴上还念叨,“老关,该锻炼了啊,瞧瞧你腰上这肉……”

关宏峰正靠他扶着往门口蹦,周巡话音没落,他站那不动了。周巡一愣,扭头一瞧他那紧绷的脸,哧一声乐出来,“哎呀,嗐,肉肉儿手感倍儿好,啊,来来来回家了啊。”一边说一边还揉两把,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周巡可能还得在他脸上亲一口哄一声乖。

“小伙子”这才接着往外蹦。关宏峰十几年也没几回这么寒碜的,可算让周巡逮着一回,简直想放声大笑,但顾惜关大教授的薄脸皮,憋了一路没出声。

等该上车又犯难,牧马人车身高,周巡给他开了门,但关宏峰是左脚崴了,上副驾驶自己真爬不上去。俩人转了几回都不对,只能绕过去把他托上左侧后排。周巡一边开车一边笑说你要轻点我给你来个公主抱托上去,他从后视镜里看关宏峰的脸,还是拉老长,无声地笑,没往下说。

周巡半路下车买了点酱货,说吃哪补哪,特地买了点牛蹄筋。

↓↓↓↓↓↓↓↓↓↓

全文走AO3

——TBC——

三千字一更是不是有点少?但是字数少写着不累,争取日更,早日完结。

评论(88)
热度(271)
  1. 光合自养老曾 转载了此文字
  2. 菊月甜甜老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