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罗黄】化猫灵异事件簿Chapter 5&6&7

——Chapter 5——

 

 

黄泉相当困扰。

他想要一只萌猫,他捡到了。但是……

 

 

黄泉是个经常要出门工作的青年,他不能总扛着一只让工作充满变数的猫去工作现场。

但猫显然没有这种觉悟。它经常以各种奇异的方式尾随黄泉出门:从通气窗,从排风扇,撕破纱窗,穿过护栏,扎进腰包,躲进口袋,窝过黄泉的外套兜帽,钻过黄泉的备用雨伞。

 

话说那天出门的时候,黄泉以为自己用一条小黄鱼骗过了它的注意力。结果在公交车上打卡的时候一摸大衣口袋没摸到他的钱包反而掏出一只热乎乎毛茸茸软绵绵咪呜咪呜的小猫贴在了刷卡机上……。

黄泉想,完了,他的钱包被猫扔在家了,接下来肯定是公交站等车的群众看到已经行进了的公交车忽然急刹停下打开门然后一个拎着大包小猫的黄泉被踢下车。

结果小圆脸小圆眼棕黄色的猫对着司机叫了一声:“咪————”

那一瞬间黄泉看到司机大叔的表情变得陶醉而迷离……司机大叔用一种被绝世美女亲吻了额头的神情飘飘然地说,小青年儿,下次记得带钱啊,来,坐前面吧,你看,前面正好有个座。

虽然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老幼残才能享受的免费公交待遇,但看着那司机嗑药般的表情……黄泉总觉得现在破窗跳车更安全些。

 

 

在多日游击战之后,黄泉终于找到了宝地:浴室。浴室的换气窗可以关死,门可以反锁,还有一个防水台滑溜溜的可以延缓猫追上来的时间。在浴室放了猫粮和小黄鱼之后,黄泉成功地把猫留在了浴室,而后独自一人出门工作了。

此招屡试不爽,黄泉终于过了不必担心摸口袋掏出一只猫的宝贵的半个月。

 

 

周一从公家来了个清场的活。这种民工活黄泉本来不想去,但一看已经请到的有笑剑钝,估摸着是个又干净又好赚的活儿就接了。定好了周五,黄泉给猫准备了足够吃个一周的猫粮,收拾好屋子,把猫骗进浴室,把门一锁,放心大胆出门去。

到了地儿才发现彻底上了个大当。

要说活儿吧,它确实也是个清场的活;可是这清场的活儿要想干……那就得先刨地。上面要修地铁,自然是个好事,不幸的是,地点选到了太祖太岁的脚趾头缝儿里:一条线挖出水,一条线挖出流沙,硬是两条线各折了一台几个亿的德国原装进口盾构机。上面又是问责又是调职,可是眼看着这两条线就是动不起来。最后紧急会上一个退了二线的老同志说了句话:要不然啊,这事还是这么走一走,不就是走个形式嘛。

黄泉和笑剑钝就这么被“形式”走来了,走得黄泉那叫一个苦逼。

大晚上先和笑剑钝在地面做好了定位,转天一大早,黄泉头上套着塑料浴帽扣上安全帽套上矿灯,外罩工作服脚踏胶皮鞋,再背着家伙事和氧气罐走了半天黑乎乎的隧道。等走到了地方,连陪同的工程师都快吐了。用应急灯把道场布置好了,吸足了氧气,啃了两口压缩饼干,这才开始请地底下这位上神高抬贵脚。

相比之下笑剑钝的任务那就干净多了,只要在地面的定位点跟黄泉同步就行了。

这要说起来纯粹是笑剑钝命好,他们全家都合干,他本人合姤;黄泉他们全家合坤,他本人合夬,所以这还就只能黄泉钻地底,笑剑钝要去了,那就坏事了。

好不容易折腾完了,爬上地面的时候一看,和笑剑钝那风度翩翩长发飘飘的偶像派形成鲜明对比,黄泉这边全组都是泥猴,纯民工属性,黄泉估计要按等级分自个儿也就是个水猫级:专管打过墙眼、修补掉下来的瓷砖、给地面重做防水层兼刷个腻子漆之类的……那个级别。

 

更可气的是,泥猴黄泉那正苦逼兮兮地喝着矿泉水啃着香蕉,在这块多灾多难之地画了一个圈的总工程师傲笑红尘站在不远处义正辞严地指着黄泉他们,谴责上面走这个“形式”是愚昧可笑的云云。黄泉实在是提不起力气搭理他,可傲笑红尘是越说越科学,越说越来劲,大有方肘子的气势,连在后面一边翻着设计图一边随口答应的海殇君都懒得用“嗯”应付他了。

就在黄泉的忍耐指数即将破表之际,一个穿浅紫色西装还穿得一身霸气侧漏的人称龙老板的男人出现在了现场。

龙老板向着傲笑红尘走了过去。

 

后来世界就安静了……

 

黄泉喝完水往那边瞅了一眼,发现估计是因为数据溢出而死机的傲笑红尘身后不远处杵着的海殇君忽然笑得特别含蓄,再扭头往另一边一看,眼见素还真叶小钗陪着一个一看就是大领导的领导正往这边来。

“前辈这次从帝都过来……”

 

正好送黄泉回去的车准备好了。跟笑剑钝不一样,黄泉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八卦,尤其是自己是泥猴状的时候,于是他爬上车就直奔自己公寓而去。

 

公寓和他离开时毫无变化。黄泉一进门就在门厅一通脱,所有衣服包括鞋脱下来直接塞进垃圾袋。脱完了黄泉光着屁股趿拉着拖鞋啪啪啪跑到卧室里翻出来换洗的衣服扔在浴室门口的篮子里,然后啪啪啪跑到餐厅灌了好几杯水,又啪啪啪跑到书房把充着电的IPAD拿过来准备泡澡时看看球。刚要进浴室又想起来上次幽溟去温泉旅行带给他好几大盒子袋装浴盐他一直扔在储物间都还没用,又啪啪啪跑过去翻浴盐。刚翻出来浴盐,门铃又响了,他返程路上打电话叫来的汉堡送到门口,光溜溜的黄泉只好像含羞的大姑娘一样把手从门缝里递钱接汉堡,连找零都免了。拿完汉堡肚子叫起来,又啪啪啪跑到厨房找了个托盘把外卖拆包端到浴室门口。

折腾齐了要打开浴室门,黄泉这才想起来还有只猫在里面。

 

浴室和他走得时候几乎分毫不差,除了…………猫掉进了浴缸。

浴缸底儿还存着点水,小猫正蹲在那汪水里,倒似乎没什么不自在。看见黄泉开门进来喵了一声,就要从浴缸里往外蹦。只见小猫前爪一扬后腿一蹬,嗖一下就扑上了浴缸沿,而后后腿嗖嗖嗖快速扑腾,前爪抱元守一……不是,是抱住浴缸沿,努力要爬出来。

当然浴缸那是相当的滑溜。

于是黄泉就眼睁睁看着猫又从浴缸沿儿出溜回了浴缸底儿。

 

小猫显然心有不甘,于是再度发力!

五秒之后又滑回了浴缸底儿。

黄泉大乐!

 

他把IPAD和吃的往旁边一放,迈进浴缸戏猫去也。

刚坐进浴缸,小猫就爬上了他的腿,小爪子湿漉漉软绵绵,在他大腿上一溜达,挠得他心酥腿软。黄泉往下躺了躺,伸出脚丫子一挑龙头放了水。

水龙头哗哗作响,小猫吓了一跳,噌一下蹦到他肚子上。蹲了片刻发现似乎没什么大事,就大马金刀往他肚子上一趴,自顾自舔起了毛。

黄泉肚子里暗暗发笑,浴缸里的水迅速地涨了起来。小猫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它停止了舔毛,以立锥之势站在了黄泉的胃部。水继续上涨,很快小猫的爪子就泡进了水里。但它非但毫不慌张,对热水泡爪似乎还很享受,居然放松地四脚分开转了个圈,并且愉快地甩了甩脑袋。水差不多满了,黄泉一抬脚关掉水龙头,一手把猫抱住,一手从旁边挤了点洗发乳撩点水开始给猫洗澡。

一开始猫比较慌张,但发觉脑袋始终离水面较远而感到了安全,眯着眼睛任由黄泉揉搓,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四个小爪子略紧张地踩在黄泉心口,踩得他飘飘欲仙。等该洗的地方都洗完了,该洗掉泡沫的时候一看,小猫的眼都合上了,仰着脖子咕噜咕噜地等搓。

看见这猫这小样,黄泉内心的萌萌和小恶魔一起站起来了,他忽然往下一沉,猫从脖子往下的部分就都泡进了水里。小东西那一瞬间就醒了,它扒拉着黄泉的胸口似乎恨不得逃走。黄泉这个时候忽然醒悟到自己要被猫抓了,然而没过两秒钟他就发现,这猫还是用肉垫划拉着他的胸口,完全没有用爪子的意思。

黄泉内心的萌萌立即比小恶魔站得高了一头,他伸手一面抚摸小猫,一面给它洗泡沫。猫好哄得很,没两下就乖乖听话地任他揉捏。黄泉捏了一会儿,小恶魔又站高了,撩了一点水去洗小猫的额头。小猫紧张得背都弓起来了,棕红色的小圆眼天真无邪充满信赖和求助地望着他。黄泉是个没前途的,在这一瞬间,他的萌萌就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噌噌长高直顶南天门,于是麻利儿的从旁边扯来浴巾,把洗干净的小猫一裹,放在旁边的架子上擦干。小猫老老实实任他擦,期间还咪呜几声,叫得他耳根子都软绵绵的。

黄泉坐在温热舒爽的水里,用毛巾擦着他的小萌猫,放在一旁的汉堡散发着食物的香气,等他下肚。还有比这更令人愉快的时刻么?黄泉简直觉得刚才的工作都不辛苦了。

心花怒放之下,黄泉探出身子照着小猫的鼻子亲了一口,而后另一手把旁边的吹风机拿出来要给小猫吹风。刚摸到吹风机,忽然觉得手底下不对劲,回眼一看,毛巾里空空如也。

同一时刻,似乎有什么高大的东西挡住了他头顶的浴霸,投下了一片阴影。

 

头还没抬起来,赤条条坐在浴缸里的黄泉就有了种特别不好的,令人不快的,预感。

 

 

 

 

 

 

 

 

 

 

——Chapter 6——

 

“你他妈的…………没事往外窜个屁啊!”

 

黄泉的内心有无尽的怨恨。

他一个单身汉独自生活,工作这么辛苦,挣钱这么艰难,自己的晚饭都只能靠汉堡店,却还要像伺候大少爷一样伺候一只用星星眼杀死你的萌喵。他难道不辛苦吗?他就只有这一项享受,但他为了这一项享受,他可以忘记一切辛苦!可他已经这么辛苦了,为什么这个肌肉男时不时跑出来打断他唯一的享受!?

为什么!?

你不出现在我面前老子就当你不存在,老子懒得理你是给你面子!

老子我赏你脸不是老子我怕你!

懂吗!!

 

小青年儿扬起坚毅的脖颈,带着此时此刻非常得体但又留有余地的粗口,用利剑一样的目光射向雕像般魁伟地站在他浴缸边的……好吧,我们姑且称之为老猫妖的英俊壮汉。

老猫妖用一种令人憎恨的角度——是的,俯视,从上向下低头俯视,就是这么可恨的角度——低头看着黄泉,毫无表情可言。黄泉岂能就此示弱?他毫不犹豫地瞪回去。虽然他的海拔现在很低,但不妨碍他逆着浴霸那刷刷的强光、流着酸痛的眼泪、忍着饥饿的眩晕、气势满点甚至眼都不眨一下地直视老猫妖的双眼!

他甚至不关心老猫妖的双手在做什么。

 

这一点在面对不是人的东西时非常重要:盯住对方的眼睛就是锁住了对方的灵魂,其他的不过是幻象。

因此黄泉即使听到了蜡光纸特有的嗤啦声都毫不在意,他只是紧紧盯住老猫妖那石榴石色的双眼!丝毫不肯松懈和退缩!

 

……你还真别说,这个色泽确实挺好看的。

嗤啦。

老猫妖抬手,举起了什么,放在下巴的位置。

嗯……?

 

“卧槽你还有人性吗!!!我今天早上还没吃早点呢!!!你放下我的汉堡!!!放开!!!放开那个鸡腿堡!!!!”

 

老猫妖看着他,又咬了一口。不仅如此,他还用拇指轻轻地抹掉了自己嘴角沾上的蛋黄酱,又随手把用微分的双唇吻走了自己拇指上的酱料。他把这个粗鄙的动作做得如此之优雅,以至于赋予了这个动作一种特别的美,甚至于黄泉有一瞬间都忘了他正在咬着自己那国色天香的鸡腿堡。

在这个忘却了仇恨的瞬间,黄泉错开视线扫了一眼老猫妖的穿着。

 

兜裆布。

 

“卧次奥奥奥奥奥奥————————————?!”

 

“你何故如此慌张。”老猫妖咽下嘴里的食物,用陈述语气发问,并且又咬了一口汉堡。

“卧槽你为什么穿着一条毛巾!?”

“不,此物为兜裆布。”

“我他妈的知道这是兜裆布!你之前不是穿着大褂吗!?”

“不,那是深衣。”

“我管你他妈的那是什么!你这次为什么不接着穿那个!你他妈的为什么换成了兜裆布啊!”

“吾以为,所作所为应与所在之处相符,包括穿着。”

“那你他妈的说话倒是现代点啊。”

“OK。”

“……”

 

黄泉必须承认,听到非常标准的美式英语发音的OK,他服了。要不是坐在浴缸里,他就跪了。

 

 

换上了金灿灿的深衣,老猫妖吃完了黄泉的鸡腿堡,把大杯冰可乐喝光,掀开盖子吃冰的时候,黄泉终于无法忍耐地抬起他绷着青筋的头颅,把他手里带着泡沫沾着洗澡水的、捏得紧紧的丝瓜瓤,以棒球英豪的姿态扔向对方。

“你他妈的不能出去吃吗!”

 

受到擦澡丝瓜瓤袭击的老猫妖看都没看他一眼,带着吸管的杯盖一扬,塑料吸管居然稳准狠地穿过了飞来的丝瓜瓤,而且丝毫没有离开塑料杯盖。

“你需要擦背?”一边嚼着冰块,老猫妖一边随意地问。

 

他露的这一手多少让黄泉有点吃惊。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优质识时务青年,黄泉不由得把内心的咆哮和谐了几个粗口词才说出来:“我是觉得,您要是没什么事找我的话,在浴室之外的地方进食比较符合您尊贵的身份,老妖……老大爷。”

猫妖顿时发出了一声明显是嘲笑的“哈。”他吃掉最后一块冰,把可乐杯扔进纸篓,看着坐在浴缸里的黄泉,一手把丝瓜瓤从吸管上拔了下来。

“你要说的不止这些。”

 

…………我要说的当然不止这些,他妈的。

黄泉深吸了一口混着着鸡腿堡味道的洗发香波味浴室水蒸气,盘其腿以便在浴缸里转过来面对着老猫妖。

“这位先生,我一直尊重您的存在。我虽然不知道您是哪一位,尽管您总是和它交替出现,但显然这只智力低下的幼猫并不是您的本体。”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眸,“我并不明白您和它之间的关系,但我认为,您完全没有必要……”黄泉停顿了一下,看对方毫无表情,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没事时不时地在我面前展示一下存在感,您如果不出现,以我的低微之力,是不可能发下您的存在的。不是吗?”

基本是赌博。

不能确定那猫是不是他的本体,不过黄泉觉得,这老妖怪应该不会……无耻到卖萌的地步吧?他都把那猫说成了智力低下,如果这个看起来很屌的老妖怪的真身的确是那小猫,八成会有反应。

 

然而老妖怪只是略微扬起了一侧的嘴角,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有事。”

“……啊?”

“有事提醒你,因此现身。”

 

妈的重点被他避过了。黄泉不得不感慨老东西确实是有智慧的。

“哦,什么事啊。”

“看看你的洗澡水。”

“哈?”

 

浴缸上只有一层雪白的泡沫啊,作为一个按摩浴缸,很正常啊。……等等,这泡沫似乎,是有点多啊。

黄泉不由得伸手拨开了泡沫。

 

“我操!哦……他妈的!操!我操!”

血一样鲜红的不透明洗澡水。

 

洗着澡没带家伙在身,遇见这么诡异的情况黄泉煞那间出了一后脖子冷汗,伸腿就要蹦起来,不幸现在是盘腿坐在浴缸里,这一伸腿就别住了,刚起来一点就出溜了,膝盖咚一声磕到浴缸壁,右脚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失去知觉了。

这当口下浴缸里的泡沫迅速往上涨,不仅盖住了刚才被他拨开的那一点,几乎马上就要漫出浴缸,都快到黄泉的脖子了。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这当下里不是玩命,而是拯救自己仅有一条的小命,黄泉只有两手能用,眼看着脱不开浴缸,一手撑住浴缸沿,另一手伸长了一够,说时迟那时快,他硬是……

 

一把抓住了老妖怪的腰带。

 

黄泉本来是想着要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喊救命,好歹吃了一个汉堡,肯提醒他应该不至于不肯救命,谁知道脚下一软,手伸得不够长,只扯住了对方的腰带。

这当口也管不得那么多了,黄泉只感到左膝上一阵疼痛,而且这个痛感十分像他小时候欺负幽溟把幽溟惹急了幽溟咬了他一口的那种痛感……不过他浴缸里出现的东西显而易见当然绝对不可能是幽溟,也根本不可能是个活物。这种疼痛激发了黄泉的潜力,他双手一发力,牙根一咬,左腿忍着疼一使劲,哗啦一声扑腾出了浴缸。

左脚在地上刚站稳,右脚的知觉正在恢复,一踏上浴室的地面就像踩上了烧红的火炭一样,痛得他顿时一缩脚。这一缩不要紧,湿淋淋滑溜溜再加上左膝疼痛,平衡顿失,他这一米八青年的体重全压在了老妖怪的腰带上。

禁住了他扯的第一下,没禁住这第二下,老猫妖的腰带顿时就松开了。眼见着黄泉无处着力,即将狗啃浴室地板的时候,老妖怪双手一伸,准确无比地卡住了他腋下,跟端着盆水一样,稳稳当当把他托住了。

 

黄泉被他托着,惊魂未定,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浴缸。浴缸里的泡沫就像刚倒出来的可乐一样迅速减少,只剩下一层薄薄的泡沫伏在腥红的水面上。

看到浴缸没有追击自己,黄泉顿时松了口气。但这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以前看的恐怖片中,刚一放松,回头就看到自己觉得安全的地方站着一个……血流满面已经腐烂还正在乐的,所谓才出狼窝,就入虎口。以前看的时候都不以为然,只顾着抓住时机吓唬幽溟。今天轮到自己见鬼,想到此处,顿时觉得后颈一凉。

腋下双手一直十分稳当地托着他,抖都没有抖一下。

他好歹也是个一米八的……也不算瘦……

 

黄泉头皮都麻了。但是他一直扭着头也不是事,万一过一会儿跟伊藤润二的漫画似的,托着他的这位把脖子伸得跟蛇妖一样凑过来看他的脸……

他堂堂一个干清洁工的让这些玩意吓死那死都死得丢脸啊。

 

宁战死不能吓死。

心里想了Plan A和Plan B,黄泉鼓足勇气猛地回头!

 

……面前还是老妖怪。还是一张面瘫脸。

 

黄泉顿时真真正正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老妖怪……

 

他这一口气还没喘匀,面前的老妖怪就用那低沉回响的嗓音说了句话。

“想得太多就会有太多的恐惧。”

黄泉顿时有种被戳了痛脚的恼怒,刚龇牙还没开腔,老家伙又加了一句:“有人认为,恐惧是战士的耻辱。但恐惧也可以激发一个战士求生的力量。”

切。

黄泉一甩头,“谁恐惧了。”

 

老猫妖低头看了一眼他的右手。

黄泉也顺着他的眼神看去:他的手还死死地抓着老猫妖的腰带。

我了个去……

 

惊魂甫定的战士顿时下意识一松手,老猫妖已经松开的腰带顺着他的衣服就飘然落在了浴室湿漉漉的地面上。

似乎是出于报复心态,老猫妖托着他的手立马也一松。

黄泉的体重全压在他手上,还没准备好站住,他这一撒手,黄泉高大的身躯立即直线向着地面下降。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黄泉眼看就要跪了,老妖怪又一伸手把他再次托回原先的高度。

 

……出于人类避免跌倒的本能,黄泉不由自主地一手紧紧抓住了老猫妖的袖子,另一手则抓住了老猫妖的前襟。

这个举动显然是十分丢脸的。黄泉内心纠结得像一条扔进了口袋半个月后才拿出来的耳机线。但还没松开手,就看见托着他的老猫妖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显然是针对他的。可能是嘲笑,也可能是耻笑。

他出现在那张俊美的婴儿肥面瘫脸上。

但它清晰明白,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愉快的微笑。

 

 

这个笑容像一道闪电劈进小青年的灵魂深处,那个瞬间他觉得他似乎有特别多的话一下子从心底里涌出来,把他准备好要避免尴尬的台词干脆利落地挤没了。

 

只有那个微垂着眼睛的男人,脸上的一抹笑意。

 

 

【罗黄】化猫灵异事件簿  by 老曾

 

——Chapter 7——

 

浴缸里的东西倒算不上有多高级。

黄泉把浴巾往腰上一系,光着脚丫子,龙行虎步地啪啪啪冲到客厅一把扯出金刚铃,回到卫生间伸手抄起马桶搋子,念了两句诀加持,左手举着铃一通猛摇,右手用马桶搋子又戳又捅又搋地吭哧吭哧一通搏斗。三分钟之后,他就像每一个处理完常见浴缸堵塞状况的单身汉一样,用手背擦着脑门的薄汗,舒爽地长出了一口下水道被堵塞的闷气。

与此同时,专注地举着第二杯可乐的老妖怪,在他背后发出了喝光饮料的“哧哧哧哧哧——”,然后把吉士汉堡的纸盒揉成一团,准确地投进了废纸篓。

 

…………老子的晚饭你特么都不肯放过啊,老猫妖你特么是有多饿啊,那一桶又一桶的猫粮和妙鲜包你是吃到异次元了啊!

 

从通气扇到地漏,黄泉挨着个检查了一遍,该封死的都封死了,该挡住的都挡住了。他确信自己的房子如同铁桶一般,绝对是没有什么漏洞可言的。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老猫妖忽然伸手猛地拔了根他的头发,电光火石间就绕在了饮料吸管上,在他“靠——”字还没说完之际,俯身过来,把吸管探在浴缸的下水口。

一口锃亮的白牙银光闪闪,凭空出现在下水道口,眨眼间稳准狠地咬在了吸管上。不光死咬住,还以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磨牙。

“卧槽。”

 

猫妖提着吸管把它拎起来看了看,还用手指戳了戳。要不是带着血腥味,这玩意看起来简直就像一副搞笑的假牙似的。老妖怪伸手在关节处捏了一下,这玩意松了口。他把这玩意托在手上看了看,然后稍微靠近了一下黄泉。这玩意立即咔咔咔咔咬了起来——看起来就和上弦的玩具差不多。

黄泉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老妖怪睨了他一眼,把随手扯了自己一根头发拴住了——我们姑且称之为假牙好了——假牙,然后把它塞进了小青年的手里。

“胡桃夹子。”

“……”

“送你了,作为圆面包酱料夹炸鸡的谢礼,”他看了一眼垃圾桶,“还有磷酸、碳酸与可食用添加剂的混合物。”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你指的是我的汉堡包和可乐。令我难以置信的是,你竟然是要用这个没猜错是从死刑犯充满怨念的脸上锯下来、作用是诅咒并伺机杀死我的玩意,当做夺走我美妙午饭和晚饭的谢礼。”

猫妖充耳不闻地走出了他的浴室。

 

黄泉关上门继续洗他的澡。

“假牙”被他丢进一个废弃的漱口杯里用过期的漱口水泡着。作为吃这碗饭的专业清洁工,这副“假牙”已经告诉他相当多的信息。正在针对他的人绝非庸辈,也不可能是心血来潮跟他玩玩,可以肯定地说,对方不是最近才做了这种打算。不要论以黄泉的能力,把这副假牙送进来是个如何艰巨的任务,也不要提如何制作这种东西,单是活锯下巴骨这项材料,就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到手的。即使弄到了这种材料,以普通程度的阴毒狠辣也决计是做不出成品来。

对于做这一行的人来说,“被人盯上”通常是极易被察觉的。遭受到恨意,身边的“气”会受到这种意识的影响,从而影响“场”,强烈的恨意甚至能够影响身边的“灵”发生紊乱或异动。但黄泉确信自己身边的“气”并没有任何波动。

这种大费周章的针对,显然是和恨意无关的。

 

苦恼和热水一起淋到黄泉的头上,使他叹了口夹杂着无奈又表达了舒适的气。

如果以“极尽艰难曲折的手段仍要做到”的决心来杀你的人并不恨你,只意味着一件事:有比仇恨更麻烦的事情等着呢。

 

 

洗好澡出来的黄泉已经彻底陷入了腹中饥饿的深渊。假牙和诅咒都丢到脑后,他心里只有一件东西:那就是汉堡。如果说还能再装下一件,那就是可乐。

然而在他穿好衣服即将冲向汉堡店的时候,他竟然在自己的家中嗅到了一丝食物的味道。

不可能吧……他的冰箱里只有鸡蛋和快要坏掉的鸡蛋、千岛酱和过期的千岛酱,储物柜里只有麦片和大概已经发霉的麦片,除了油盐酱醋一应俱全之外(不幸银血费心采购的这些只是给黄泉连吃一周酱油拌饭提供了方便),不会再有任何可吃的东西了……

难道是邻居做饭的味道飘进了自家?不太可能吧……隔壁的那家小情侣的日程不就只有摇床和摇床吗,吃饭这种浮云说到底不就是煮个泡面补充体能吗……

 

黄泉狐疑地走到了厨房。

男人背对着他正在摆弄什么,高大威武的身躯套着一件十分紧绷的半袖T恤衫,下穿大裤衩,脚踩人字拖,还套着银血遗留在这里的围裙。

一碗看起来很美味的鸡蛋燕麦粥正摆在桌上,旁边的锅冒着热气。

“卧槽你是还没吃饱吗?你的胃通向黑洞吧啊啊?”黄泉带着震惊走上前,探头去看老猫妖手里的活计。

煎鸡蛋。

方形的煎鸡蛋。

蛋黄还被画成了圈圈状。

一点不焦,看起来十分鲜嫩可口。

跟电视里烹饪节目做出来的那种一模一样。

幽溟曾经点名要吃这个,银血尽力了但从未成功过。

…………………………老猫妖还在往圈圈的空隙中填千岛酱。

 

黄泉顿时感到肚子似乎发出了咕噜噜的一声咆哮,他本能地死死盯着这些散发着美妙香味的食物,一面在内心鄙视自己没出息,一面挪不开目光地盯着。

他仿佛又回到了四岁的那一天。老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天早黑了,吃晚饭的时间都过去两个小时了,他喝着白开水,从窗子偷看邻居一家坐在一起吃着他们简单的晚餐。昏暗的灯光里,连素炒白菜都笼罩了一层珠宝般的光晕。邻居家那个小矮子夹起它放进嘴里的动作看起来无比奢侈,让黄泉真心实意地羡慕,甚至嫉妒得要死。他一眼不眨地盯着那小孩咀嚼的动作,想象着那片白菜吃起来有多么美味。

可耻的饥饿。

多么可耻的饥饿。

 

在他肚子可耻的叫声里,老猫妖完美地填好了千岛酱,把瓶子放回冰箱,在黄泉眼巴巴地注视中摆好了餐具,然后在黄泉眼前拉开了椅子。

但他没有坐上去。

他对黄泉说:

“你先吃点垫垫肚子。”

 

黄泉死死地看着猫妖的脸。

在这一瞬间他已经不在意汉堡被统统吃光,甚至不在意自己那件珍贵的奥运纪念T恤快要被这壮汉撑爆了。

他简直怀疑自己是饿昏了出现幻觉了或者看错了。

 

妖怪邪魅俊俏略带婴儿肥的面瘫脸上出现了一个大概应该称之为……柔和的神色。

他很自然地抬手揉了揉黄泉还没吹干的卷毛。

“吃饭。”

 

 

后来黄泉多次被人问到此时此刻的心情。

以“我没法说清楚”这种虽然是事实但不清楚的回答是没法满足那位女士的。

在经过长时间的被纠缠,黄泉努力地组织语言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准确合适的答案:

“我是一截铁轨。一列超长的动车正在经过。”

 

 

是的,事实正是如此。

他以为他要被震碎了,但他没有。他以一种看起来十分镇定的姿态淡然地坐了下去,面瘫着把桌上的食物都扫进了肚子。

实际上在食物入口的一瞬间,他内心又经过了一列动车:

这他妈是鸡蛋燕麦粥啊?

鸡蛋燕麦粥能做出这个滋味啊。

银血的厨艺算个屁啊。

我这么多年一定是白活了。

槽……

……………………好吃…………………



——TBC——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