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罗黄】化猫灵异事件簿Chapter 8


——Chapter 8——

 

家里的符咒全都用完了。黄泉吃饱肚子,嘱咐老猫妖不要到处乱跑,就出门去玉家买符咒了。

但挪到人家门口的时候,黄泉已经要倒下了。他一手缓缓抚摸了一下过饱和的胃部,一手扶着门框,奄奄一息地缓了好半天才抬起手来敲门。饿久了又暴饮暴食——五个煎蛋四海碗鸡蛋燕麦粥,他都觉得自己要蛋白质中毒了——现在胃肠根本转不动,头昏脑胀,撑得眼冒金星。

啊……这老猫妖……做得这么好吃根本就是想撑死我啊……呃,嗝……这是谋杀……

“蹭咔!”

门上密密麻麻地焊着铁栏杆的小窗一下子被猛地打开,一张粉面桃花相映红的标准传统中式美人脸刚好填满窗口。由于窗口比黄泉的视线要低,他不得不稍稍弯腰看了下,确定眼前这张脸的主人有一头潇洒利落的板寸。

……玉秋风。

这是玉秋风那张似雄还雌、威武雄壮的女汉子脸出现在窗口看着他。

 

今儿个衰啊。

——当然这话只能想想,说是断然不能说的。

 

果不其然,玉秋风等了片刻,不耐烦地,用冷酷的语言给黄泉一记直拳。

“手放上去!”

黄泉在心里哀怨地长叹一声,极不情愿地伸出左手,放到了玉家门口那个硕大的八卦盘上。八卦盘是看起来是纯铜打造的,但黄泉将手放上去,却感觉探入了液体之中,八卦图案在距离他指尖半厘的地方高速旋转起来。表面的液体纹丝不动,黄泉动了动手指,八卦图案就倏忽间远离一点,手往后缩一些,八卦盘又凑上来似的。看上去永远保持着同他手掌半厘的距离,绝对无法触摸。片刻,八卦盘停止旋转,倏忽间贴上黄泉的手,触感极为滚烫,黄泉下意识就把手缩了回来。

八卦盘看起来依旧像普通的八卦盘那样,纯铜打造,稳稳当当地挂在门口。

……和往常一样,黄泉一手香喷喷的芝麻油。

 

“咔嗒”“噌”“唰”“哐当”“呲——”“吱呀~~铛~☆”

面前那道门打开了。玉秋风侧身让黄泉进屋,随手抽了一张厨房用纸递给他。黄泉坐在藤艺沙发上,哀怨地擦着油腻腻香喷喷的手,看着门上那一长溜各种各样的锁,忍不住发出了感慨。

“大妹子,你家的安保系统什么时候能不再搞得客人一手香油……”

被称为大妹子的秋风妹妹回头看了他一眼,把手上的冰水哗地倒进了水池,从旁边正在滚沸的电水壶里倒了一杯,哐一声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你也可以选择在门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不介意。”

说完还潇洒地甩了一下她那板寸头上唯一比较长的部分:额前的留海。

暴饮暴食的青年在路途中经过半小时的暴晒,满身大汗地坐在阴凉清爽的朋友家,面对着一杯刚开的沸水,蔫了吧唧地垂下了他卷着白毛的脑袋瓜。

 

“你哥呢……诶对了你这有健胃消食片么……呃嗝。”

玉秋风伸手翻出一板山楂丸扔了过去。“只有这玩意,我哥在睡午觉。还有,我警告你,他是绝尘哥的人,你别打他主意。”

——谁打你哥主意了!你个兄控!我对那留着长发举着折扇笑的温文尔雅还有颗泪痣跟你长得差不多但好像从宋朝穿越来的你哥没兴趣啊!!你个兄控!!!人家都是当哥哥的,看到男人就警惕“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妹妹赛高”。你倒好啊,看到男人就说“别打我哥的主意”!身为妹妹,你那个“尼桑赛高”的打开方式错了啊!

黄泉默默地啃着硕大的山楂丸,芝麻油香气弥漫中,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咆哮。

 

在等待御不凡睡醒的时间里,他和玉秋风简单地交换了情报。显而易见的是“怪事”增多了,也许是因为地铁撬开那块地方的原因,应该一两年内就会好转。不过令人在意的是,近期业内普遍流传着一个说法:有人通过从前被公认是无效的咒文使用了某个公认从不响应的“名”的力量。最开始据说是一个小学徒,在独自练习的时候无意中使用了无效的咒文却得到了异常夸张的效果,据传是雷击。于是某些特别热爱捷径的人就争相尝试这种做法,通过尝试,又发现了一些咒文实质上是“有效”的,并且效用拔群。

没道理祖辈反复验证无效的咒文忽然又生效了……除非某些“名”的主人苏醒了。

最近玉家准备和御天门、神棍组小聚一次,测试传说中那些复苏的咒文。目前打算是从据称最容易得到相应的“名”开始,玉秋风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啊,叫‘无界主’的。”

……这“名”总觉得听起来不怎么安全。

趁着玉秋风的注意力放在谈咒文上,黄泉悄悄顺过来茶几下层的猴魁,往那杯热水里放了几片。以御不凡的品味,一定是太平的正山货啦,赚到。正在他暗自得意的时候,玉家那道繁琐的门“咔嗒”“噌”“唰”“哐当”“呲——”“吱呀~~铛~☆”地自动打开了,漠刀绝尘带着门外的热气和灰尘,提着他家一人一把从不离身的片砍,啊不,我是说管制刀具,走进来了。脚步稳重,姿态沉着,气势凌厉,看起来仿佛要取谁项上人头,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到他小男朋友家来搞基。

他对着玉秋风和黄泉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直接走进了御不凡的卧室。

……我靠,这直男般的基佬。

紧接着轰然一声,漠刀绝尘从御不凡卧室里倒飞出来……带着一块门板哐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哇绝尘哥!”

玉秋风用听起来很慌张的声音和看起来很腹黑的表情从吧台凳上跳下来跑到漠刀绝尘旁边。

“对不起啊我忘了告诉你我哥在睡午觉啊啊啊!!”

 

黄泉默默地端着太平猴魁,往远离他俩那端挪了挪。

——你知道吗,“其实是看起来很直其实是gay的漠刀绝尘掰弯了看起来很斯文实则是大力神的直男御不凡”的传言,是真的。

多么简明扼要的传言。

 

漠刀绝尘默默地和黄泉排排坐,一人一杯太平猴魁,等着御不凡睡到自然醒。

黄泉喝了一会儿,瞄了一眼漠刀的干燥清爽的左手,又看了看自己油腻腻的左手,愤懑不平起来。

“秋风,为毛漠刀进你家不用过安保?”

玉秋风一边举着手机晃来晃去并发出引擎的轰鸣——显然是在玩赛车——一边心不在焉地说,绝尘哥跟我哥都交换过一魂一魄了,我哥是家主,那你说还用不用过安保?

……

——为了搅基你把一魂一魄都跟人家换了,该说你是有手段,还是肯下本哇,我又相信真爱了呢!

黄泉敬佩地看了漠刀一眼,默默地用一根大拇指表达了这句话的意思。

漠刀默默地喝了一口茶,左眼乌青乌青的。

午睡也带着罡气护体,遇到叫醒服务就自动出击的大力神文青恋人,多梦幻,是吧。

 

黄泉和漠刀喝茶。

黄泉和漠刀喝完了茶。

漠刀烧开水。

秋风跟闺蜜打了个电话。

黄泉倒了两个杯子里的茶叶。

水二沸,黄泉和漠刀各自又泡了一杯猴魁。

黄泉和漠刀喝茶。

秋风丢下手机打开了XBOX。

黄泉和漠刀喝完了第二杯茶。

秋风去冰箱里拿出了自制红豆和绿豆冰棍。

黄泉吃到绿豆冰棍里的砂子,被硌牙。

漠刀啃完了红豆冰棍。

黄泉啃完了绿豆冰棍。

秋风抱出了一桶八喜,拿出了一个勺子。

 

拜山楂丸所赐,肚子里的积的那二斤鸡蛋燕麦已经消下去了,黄泉重新取得食物奴隶的身份。叼着绿豆味儿的木棍,眼巴巴看着玉秋风一个人抱着一桶1.1KG装的朗姆口味八喜独自吃,他内心妥妥地刷满了“见面分一半”的弹幕。

但玉秋风显然没有要跟两位男士分享冰激凌的观念,黄泉作为一个矜持的型男又不好为了半公斤冰激凌把弹幕咆哮出来,内心考虑中的措辞跟他脑袋上的卷毛们一样弯弯绕绕,就是没想出合适的借口。此时他不禁羡慕家里的小猫,只要喵喵叫蹭蹭裤腿翻个肚皮,要什么有什么……

上前卖(qiang)萌(shi),to be,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

 

就在这艰难的抉择时分,御不凡睡醒了。他打着哈欠揉着眼睛从卧室里走出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拯救了玉秋风的半桶冰激凌。黄泉看到他走出来,立即闪电般迅捷地离开漠刀身边,一屁股坐到吧台旁边。

果不其然,下一个瞬间御不凡就捧住了漠刀的脸。

 

玉秋风被僵尸咬死,读档。

黄泉坐在吧台旁边盯着玉秋风被僵尸咬死,读档。

他俩用眼角睨着沙发。

沙发上坐着漠刀,漠刀腿上骑着御不凡。

两个死基佬捣鼓一堆“对不起”、“没关系”、“永远”、“什么都愿意”,然后忽然就像通电的电磁铁一样倏然吸到一起,开始旁若无人地接吻。亲得那叫一个温柔粘腻,放条毛巾过去立马就能拧出水来。黄泉下定决心,只要两个基佬开始往对方衣服里伸手,他就冒着被驴踢的风险立即站起来喊咔,确保未成年人玉秋风(17岁10个月)幼小的纯洁心灵不会受到污染。

然后他正眼看了玉秋风一眼。

玉秋风的的表情——差不多就是左脸写着“快亲”,右脸写着“速上”,脑门横批“洞房”——总的来说看起来十分期待。

……我说你刚才那腹黑劲儿呢你不是兄控吗你这表情是几个意思啊。

 

 

幸好两个基佬把持住了四射的激情。

符咒商御不凡问了黄泉要的东西,钱还没算清楚,漠刀就已经熟门熟路把货取出来了。黄泉新搞了张信用卡,本来是要刷一下赢积分换五金工具套装,结果找了半天发现没带出来,只好刷了别的卡。

他显然像从大卖场战斗归来的中年妇女一样归途艰巨。加强型符咒体积大,而且重得非常不科学,御不凡给他装了两个环保袋,一个写着“集资风险大!谨防信用卡诈骗。XX银行”另一个写着“XXXX脑心通!中老年家庭必备。XX药业”,一黄一绿,搭配黄泉自己身上的红色运动衫,出去可以指挥交通。左手一个兜,右手一个袋,身上再背个胖娃娃就可以回娘家。

此时已经是苍凉的五点半,但夏季的骄阳像角落里的暴露狂一样——你以为他要遮起来了,但他还得晾一会儿,再晾一会儿,再他妈晾一会儿。黄泉趿拉着夹趾凉拖,正打算回家去叫外卖,热情好客的御不凡忽然“啊”了一声。

“等下啊,黄泉,”他拉住了黄泉拎着重物而肌肉暴突的手臂,“今天晚上我们有小聚,都是咱们业内的,说话方便着呢。二楼的大包间我们早就定好啦,”御不凡伸手往门外那个黄泉十分心仪的方向一指,“你也来吧?”

黄泉犹豫了一下,一来是因为爽快地前去蹭饭会显得很没出息,二是因为他被拉住的手臂压力沉重。

“听说今天老板亲自下厨。”漠刀补充了一句。他话音还没落,御不凡就抢过了黄泉手里的俩环保袋,不费吹灰之力地丢到了漠刀怀里。后者反应迅速地张开双臂,接住的过程中一个趔斜。

“这可不能错过呀黄泉!”御不凡一把搭上黄泉的肩,推着他出门去。玉秋风也换上运动鞋跟了出去。

徒留漠刀抱着两个其重无比的大包,默默地出门,装进后备箱。忠犬先生饭后必然是要接任务开车载着这两大包东西送黄泉回家去的。他的小男朋友心肠热着呢。

 

 

黄泉被御不凡拉着往饭馆去,一面假惺惺地说客气话,一边在内心深处擦着飞流直下的口水。

众所周知,吃货没前途。黄泉给大家做出了一个生动的榜样——他光想着吃,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而他们为什么要聚一聚了。

 

对,今天是七夕。

单身狗黄泉把这茬儿忘了。

 

——TO BE CONTINUE——



我是答应七夕更新来着,但是我加班加班加班加班加加加加加……


其实重点还没写到我只好下章写了。

说起来最近越发痴迷于收翡翠和沉香,荒废了HIFI主业……(跪


评论(2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