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团兵】不顺路(二)

不顺路(二)


韩吉坐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整个人扑在巨大的靠枕上,勉强维持着待客礼仪没有把腿放上沙发,嘴里一根接一根地叼地瓜干,手指不停点击屏幕,保卫着萝卜。

 

利威尔挂断电话当即转身进了地铁,坐到终点站,一出来就是个庞大的小区。顺着女人的模糊的指示,经过布局混乱的楼栋,穿过设计抽象的草坪,乘上哆里哆嗦的电梯,他敲响了这间位于14层的跃层小公寓的门——门铃没电了。

开门的是个头发蓬乱的眼镜女,嘴里叼着根橙黄色的地瓜干。

“利威尔是吧?诶,真是意外呀。”女人打开防盗门带着吱呀一声,“请进,随便坐。”

她踩着毛绒拖鞋走到落地窗旁边的纸箱,拎起纸箱从里面掏出最后一瓶矿泉水扔给沙发上的利威尔,“我是韩吉·佐耶,埃尔文正在赶来的路上。”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她扶了扶眼镜,仔细端详了一下来客。

利威尔拧开瓶盖喝了一口,你说意外是指?

“你不记得了,”韩吉笑了起来,“咱们在协和见过。”

 

利威尔记起来了。确实见过。那段时间他不停地讲述袋装生理盐水比较玻璃瓶优势的时候,韩吉在他隔壁推销一款新型皮肤粘合剂。

 

这房子和利威尔手上的名片有同一个主人,米克·扎卡里阿斯。目前从医药代表转行做旅游线路批发销售的韩吉蜗居在此。

“我抢了埃尔文的地盘,嘿,所以他现在要去住旅馆。不过我们不在的时候他会过来住。”韩吉露齿一笑,“他是这里唯一会收拾屋子和使用挂烫机的人。”

 

利威尔咽了最后一口矿泉水,他姓什么?

史密斯,韩吉戳了戳屏幕,手机传出了萝卜贱贱的咻咻声。

“埃尔文·史密斯。”

 

埃尔文,史密斯。

利威尔默念,埃尔文,史密斯。

 

传来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紧跟着防盗门打开的吱呀声。

利威尔看向大门。高大的男人正推开内侧木门,一手托着一箱农夫山泉。这一次他穿着平易近人的夹克和休闲长裤,但依然是刚从成衣店里走出来的一丝不苟。

男人用另一手关上了外侧防盗铁门,正是锁舌头划入锁孔的那一瞬间,他和利威尔目光相对。轻微的咔哒声。

利威尔站了起来。

 

男人湛蓝的眼睛注视着他,神色依旧是不苟言笑,使他的声音都带着无机质的听感。

“您好。”

 

“Levi。”利威尔听见自己发出声音。

“我是Levi。”

 

男人关上了内侧木门,把钥匙放在门口的柜子上,越过利威尔,拎起空纸箱,用手里托着的整箱矿泉水取而代之。

“上周六我在您的电话里听到了名字。没想到您会来找我,”他从茶几抽出一张湿巾擦拭手上和衣袖的灰尘。“Erwin.Smith,”而后他向利威尔伸出了右手。

“你好,Levi。”

 

两个音节简单名字被他嗓音演绎得像诗句的结尾一样优雅,却和Siri的语音一样带着与生俱来般的凉意,穿过利威尔的大脑,从左耳飘到右耳,再从右耳飘回去。

 

两个人在沙发落座,利威尔还在想着和他的握手。埃尔文的手掌宽厚,温暖,有一点轻微的潮湿。握手的力度、角度、时间都恰到好处,如果是商务礼仪考试,可以拿到90分。

扣掉的十分是因为利威尔必须得仰视他。

 

韩吉专注地对付屏幕上长相可爱的Boss,口气飘忽地问,所以上周六果然是埃尔文你用车啦?

在得到回答之前,大门又开了。比埃尔文还高大的男人一面推门一面说,韩吉,上周六有两条违章,你驾照还剩几分?

啊?韩吉抬头前没忘按暂停键。米克,我的不能再扣了啊。

那只能扣我的了。胡子拉碴的大个子把手里提着的三个柚子放在茶几上。问问是谁上周六用车了,纳纳巴还是……?

韩吉用手一指,沙发上一个大个子一个小个子。

“犯人和目击证人。”

犯人埃尔文一摊手,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神情。

 

我没中国驾照。

他说。

 

房主在盘踞着韩吉的沙发落座,抱着手臂既无表情也无言语,谴责的目光穿过他垂下的额发投在埃尔文身上。

韩吉趁机往他嘴唇间塞了一根地瓜干。

 

在咀嚼地瓜干的声响中利威尔清了清嗓子。

咳,我请你们吃饭吧。

 

三个人一起看他。

 

本来利威尔就打算请埃尔文吃饭以表感谢,考虑到车子是韩吉的,扣分是米克的,他干脆一起请了。

这次不敢再让埃尔文开车,米克把自己折叠进高尔夫的驾驶座,四个人坐在韩吉的灰蒙蒙高尔夫上一路开到综合商业区,在挤挤挨挨的停车场里七拐八拐停了车,跟着利威尔直奔韩料店。

除了烤肉之外,菜单新增的刺身引起了韩吉的兴趣。

“为什么韩料店会有日本料理?”

服务员一脸尴尬地说,挺新鲜的。

在韩吉专心思索的时候,利威尔伸手一指,北极虾金枪鱼各两份。

 

明显是吃货的韩吉发出了喜悦的“诶~~~~”声。

 

刺身上桌的速度比肉在铁板上变熟的速度快,埃尔文和米克专注烤肉的时刻,利威尔和韩吉已经开吃。埃尔文对生食毫无兴趣,米克则被韩吉的赞美声打动,拿过了一只头尾俱在身上裸的北极虾。

片刻后他拿着孤零零的虾头端详道,头怎么办呢?

韩吉笑眯眯地说,吃啊。

米克问,怎么吃?

韩吉笑眯眯地说,吸啊。

 

米克就这么轻易地上当了。

吸了一下他马上脸色大变,在吞吐两难间还呛了一下。

韩吉叼着虾肉说,闻声看了他一眼,也是大吃一惊,你还真吸了?

 

米克沉痛地一言不发站起身拔腿就走。

 

埃尔文眼看着韩吉追着米克奔向洗手间不由一笑。利威尔正看着他,他回过头来,这笑就波及到利威尔。

他生得本来就教科书式的端整标准,平日都沉静得如同行走的雕塑,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庄重。然而这一笑了眉眼都生动和气,垂眼看了烤炉上的肉再抬眼对上正看着他的利威尔。

他笑也是沉静地弯了嘴角,沉静地弯了眼,眉尾略挑起一点,就足够给人带来种目睹石像苏醒的冲击感。

利威尔正是被冲击的那个。

他方才揣想数次,现在第一次看见埃尔文笑,简直如遭重击。

 

幸好他向来表情是阴暗烦躁,此时应该不过是松开了不耐烦的眉眼,没落个瞠目结舌。埃尔文看他,他下意识调动脸部肌肉回了对方的注视。埃尔文还挂着那抹笑,略偏了头问他,怎么?

嗓音还是沉静的嗓音,只是似乎被染了点笑意,听得利威尔不由自主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胡乱找了个答案结果把真话说了出来。

“我还以为你不会笑呢。”

埃尔文闻言两侧浓眉都扬了,笑意更深了点,低头用筷子挨个给肉片翻面,声音里都明显带上了明亮的颜色。

“我倒是一直这么以为你的。想不到你笑起来这么好看。”

利威尔不由得偏头看一旁的装饰镜,此时镜子里只剩了一张并不烦躁的脸,不知道埃尔文刚才看到了什么。

埃尔文伸手隔着桌子把肉从烤炉上拎到他盘子里放下说,你吃啊。

 

利威尔慌慌张张伸出桌子底下的手去拿筷子,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两手拇指被余下四指握紧在手心里。

湿漉漉一手的汗。

低血糖发作一样的心跳过速,拿个筷子都有点颤悠。

 

利威尔一边吃一边想,我早饭确实是吃了啊?……妈的这肉烤的刚好。

——TBC——



基本能称得上迅速更新了了我觉得……!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