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罗黄】梦程:碎片1

——容·领域——

 

下午四点半钟,一阵烈风忽然席卷了整个阴霾的都市。风的城市露出了原本的面貌,抹去多愁善感的水汽,把果敢和坚毅暴露在每一栋建筑物清晰的棱角上。

如果在英国,这就是下午茶时间。由于英国人普遍炊事水平永远停留在炸鱼炸薯条上,因此他们恨不得一辈子只吃点心为生,早上塞进肚子半斤黑森林,中午不吃饭,下午茶猛吃甜食,晚上随便吃或不吃就过去了。

比起来炸鱼靖沧浪当然会选择点心,但他更愿意保持只吃正餐与过午不食的修炼生活。不幸他长着冬瓜脸的同居人是个肉食与甜食兼爱,洗澡不废吃零食的正宗吃货,他们在英国的最大开销就花在御神风的吃上:你能想象连续三个月每天晚上都一定要喝青菜豆腐汤或者排骨粉丝汤的开销到底有多高吗?在英国销售的中国青菜,中国豆腐,中国粉丝……

后来靖沧浪盆栽青菜、点豆腐、拉粉丝全会了。

御神风学会了向他求婚。

 

至于御神风其实是个有钱淫、御神风是个饭店老板、御神风完全可以什么都不吃、御神风不是人乃至根本不是生物这些事,靖沧浪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相比他们拥有的近似于无限的时间来说,早与晚没有太多区别。

 

在这个下午茶的时刻,靖沧浪未免庆幸现在身在北京,否则他将不得不放下正在编写的英语教学参考书,准时被人拖进咖啡店,看着对方把一公斤点心塞进嘴巴。

他刚摘下眼镜,一阵风就猛然间呼啸着在他的窗外经过。

 

靖沧浪走过去推开塑钢窗,接着转身去给茶杯续水,再顺手泡一杯新的。回头的时候,已经有个人形物坐在靖沧浪位于32楼的办公室窗沿上了。

“哟,今天的茶好啊。”

——下来,你可能会被人类拍到。

“诶,”御神风不以为然地跳下来接过茶杯,“做都市传说也没什么不好嘛。”他喝着茶,盘腿坐在靖沧浪的桌子上。

 

即使是靖沧浪这么古板的生物,对于御神风的没规矩也已经习以为常了。靠在椅背上,他瞄着被御神风压在屁股底下的题库,只从他的大腿下面抽出自己的笔,拿着它开始在便签上罗列晚饭材料的采购清单。

“航班起飞后要有七个小时才出离开我的领域,”御神风用手指沾了点茶水,划掉了清单上的一些东西,“喝过茶我还要过去,晚点才回来。”

靖沧浪对着清单又划掉几样。

——护送那个人类?

“啊啊。要给予我的灵魂交易师终身的尊重与庇护。”

靖沧浪抬起头来。

——人类无法成为灵魂交易师。

“是啊。”御神风把冒着热气的茶一口气喝干,跳下桌子去续水,“不过我必须确认他为契约的缔结者。”

——契约以名缔结,他取得了那个半人的名字?

御神风拉过靖沧浪的手腕看了眼时间,而后拖过一把椅子坐在对方身边。

 “用名是生物的做法。对于无肉体的物种来说,称呼仅对生物使用,无关紧要,可以随意更改。”他顺手把靖沧浪的手按在自己脸颊上,“我们用这个。”

——相貌可以随意变换。

“不不不,”被靖沧浪捏着脸并不会干扰他的发音,“我指的是本相。”

 

相由心生,心即灵魂。作为灵魂的标记,本相不可更改。

 

靖沧浪思考着,捏了一会儿他富有弹性质感的脸蛋。

——你们缔结契约的时候还要附照片吗?

“诶?啊,不。就在契约里。不不,不是指照片或者素描,不需要那种东西,你见过我那份契约的。”

靖沧浪确实见过,那看上去像是一小块不断运动的五维空间碎片,但对人类来说,那看起来大概是一个耀眼的光团。任何观察者能了解到的信息都只是一个物体在他所在维度的投影,他只能看到他所能看见的东西。

——那么表达意图的载体呢?

“呃?”

——语言。说两句听听。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御神风思考了片刻,忽然深吸一口气,而后声情并茂地大吼了一声:

“天不负我啊!沧浪你终于怀上了我的孩子啊!”

这一声震耳欲聋,吼得整个大厦都发生了共振,桌上的空玻璃杯轻微震动了片刻就咔地裂了一道。

 

靖沧浪登时被他吼得眼都直了,回过神来立即目露凶光,一脸要在隔壁同事过来问询之前干掉眼前这个货的神色。御神风连忙手疾眼快地按住他出剑的手心。

“沧浪你应该听清楚了吧!”

——……。

如果是在北海,会有一半的水族因为听到这个消息发心脏病。但在这里,整栋大厦绝不会有一个人类能听得到。

他用超声波吼的。

“一样的,所以……我就算说了你也听不到。”

 

他又坐了一会儿,就出发去护送那架即将起飞的航班了。那个人类很快就会进入睡眠,醒来时前情尽忘,不知身之所在,因而需要庇护。

在禁地吐露禁语的,需付出契约上标明的代价。

 

——离开你的领域后呢?

“会有人接替我。”

——如果那个领域无人签订契约呢?

“那一位缔结过的契约比你族人在二百年前的数目还多。”

——不准拿我族人的数目开玩笑。

 

御神风笑着跃出窗外。

 

靖沧浪去洗手间的时候正好遇到隔壁的同事给鱼缸换水。同事把灯笼鱼放在玻璃杯里,把小鱼缸拿到水龙头下冲洗,靖沧浪帮他举着杯子。

同事刷啊刷啊,靖沧浪忽然听到灯笼鱼尖尖细细、怯生生的声音。几只灯笼鱼挤着一只看起来年纪大一点的,把它推到水面上。

“您、您真的有身子了吗?”

……

靖沧浪沉默了一会儿,用超声波对着满脸期待的小鱼们严肃地回答。

“我是公的。”

 

灯笼鱼们瞬间露出了赞叹艳羡的神情,并且用靖沧浪完全听得到的尖细声音窃窃私语。

“哇……不愧是北海的凌主……”

 

……

决定了,凌主要严格遵守过午不食的规则修炼两年。

 

——领域·容——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