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漠御】{雨仙传说后篇}陌上花(上)

「死而有知,其几何离。其无知,悲不几时,而不悲者无穷期矣。」

 

——紫芒星痕一向悍不畏死。因为他总是这么想的。

 

御不凡失去最后一丝生气的时候。

海边那漫天的暴雨砸在他身上的时候。

荒漠里雨水混着血水从他和御不凡身上往下淌落的时候。

他和兄弟们一起出发去追杀邪天御武的时候。

他提着刀和哥几个围炉他那二哥的时候。

他三哥背着他说,一定带你再看一次双日泪星的时候。

 

倾盆大雨落下来,他渐渐连失血的寒冷也感受不到了。

「如有来生,与你相养以生,相守以死。」

——他在自己所以为的、最后的时刻里,确实是这么期许的。他三哥真的差点以为自己双刀在手、无惧无退,能悲天恸雨、感石泣血,却竟然带不得他活着过这座桥。

 

但紫芒星痕并没有来生。

然而也并没有死。

 

因此上述愿望,一概落空。

 

——上——

 

“属于天的,必将归于天。所以他一定会回上天界来,何况你二人缘分未尽,自会相见。”

紫芒来问他的时候,天尊皇胤正拿着朱砂笔坐在军务处的书房里批折子。

 

听到他用这种从另一种程度上堪称熟悉的语气说话,紫芒和在一旁帮忙的银戎对视了一下,然后齐刷刷盯着大哥看。

对两个弟弟震惊的目光毫无感觉似的,天尊把手上的折子放在一边,拿起另一张,头也不抬地一边批一边问,紫芒,吃了饭再走吧?咱换了厨子,大家都挺满意的,你也尝尝呗。

紫芒还没回答,就见刚转世回来的、还没有膝盖高的赤麟从里间走出来,尾巴翘在衣服外面,一步三晃地摇摇摆摆朝着天尊走过来,然后一把抱住天尊的小腿,仰头看着他,扁着嘴,要哭不哭地。

“我饿……”

 

紫芒扭头就走,不吃,回去了。

 

银戎抱起一摞批好的折子放到墙角,对着紫芒喊了一声路上小心。回过头来,正看到天尊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赤麟的头,就快开饭了。另一只手依然在折子上批字。

抱另外一摞折子过来,银戎忽然想起来,白帝呢?

天尊还没说话,就听见赤麟响亮而奶声奶气地说,去找漂亮妹子了!

 

银戎差点把那摞一人高的折子砸他头上。

 

 

虽然是奇怪的神棍口吻,但是天尊是不说谎的人。

于是紫芒没有请假去苦境。

不过该来的当然还是来了。

 

 

那是某个初春的某一天,万里无云,风和日丽,碧草青青,百花绽放。送了一个邪教头子去天牢之后,走在回山顶小屋路上的紫芒,一眼瞅见了黄二凡。

其时黄二凡正坐在树底下看连环画,一张馒头脸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之中,白里透红。土黄色布衣上散开的黑发如瀑,又长又直,跟他的脸一点都不搭调。

……而且(依然)还是妹妹头。

 

紫芒被他的脸吸引住了。

 

黄二凡看着西游记,忽然一片阴影笼罩下来,抬头一看,是一个头上长角、眼睛发光、背上有刀、身材高大、披头散发、的人挡住了阳光。

——妖怪啊!

黄二凡嚎啕大哭。

 

 

如果一个孩子觉得你是妖怪,那么哄是没有效的。最后紫芒只好从怀里掏出了一件非常俗气的东西塞进黄二凡嘴里。

桂花糕。

——有效。

 

紫芒蹲着看黄二凡一边吸鼻涕一边嚼桂花糕,想着天尊叫他有空带一包桂花糕过去。

我想吃。

小腿上挂着赤麟,天尊严肃地说。

 

你信吗?

 

 

黄二凡吃完一包桂花糕就快乐了;蹲下来之后,紫芒那副解除了逆光效果的英俊面貌也和鹿精之外的妖怪相去甚远,于是黄二凡舔了下嘴唇,说,叔叔,你是谁?说的时候眼睛盯着紫芒头上的龙角。

我不是叔叔。

紫芒用拇指擦掉他嘴角的渣,淡定地。

 

 

作为一个有家教的孩子,吃完人家的桂花糕,黄二凡就热情地牵着紫芒的衣角,毫无防人之心地请陌生的叔叔到家里坐。

紫芒被领到院子里坐在磨盘上晒太阳,又被招待了一碗豆浆,而后便眼看着黄二凡从灶台里掏出烤好的红薯蹲在地上,一面被烫得嘶嘶吸气,一面快乐地一口接一口地啃,又拈了一块放在地上,用小柴棍拨弄着被引来的蚂蚁,玩得乐不思蜀,几乎把坐在一边的客人抛在脑后。

虽然神色照旧冷峻淡漠,龙神也多少有些茫茫然。

在他记忆里,那个人年少幼稚的时候倒也不是没有。只是那年少幼稚,也是文人的年少幼稚。缠着他要去看马戏,要他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偷喝了酒乱七八糟的背李诗,拿着木刀晃晃悠悠地自称是剑仙;比刀法输了便要比对对子,菜做坏了便说君子远庖厨。/

这样纯粹庄稼少年的快乐,是他所未见过,也没法想象的。

默默地看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问了人家姓名。听到名字的时候,又发了愣。但想来小孩子名字都是父母定的,若是刚好正是原先的名字,大概也是碰巧和意外。

问了些琐碎的问题,就说到了黄二凡的娘亲。他娘是个是个识文断字的,孩子虽然还没到私塾先生收班的年纪,也被他娘教了些文字。新春时回家省亲,这也有些日子了,约莫过几天便回来。说到这,黄二凡忽然跑进屋拿了本书出来,神色得意,说是前些日子照着书上的话和他爹一起写了封信给他娘。

那是本《西湖二集》,紫芒把黄二凡手上指着的那句,慢慢地念了出来。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他沉默了很久,看着那个专心翻书的孩子,最终还是念了那个人的名字。

御不凡。

 

当然不会有人回应他。

但他无法克制,又一次念了那个名字。

御不凡。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

孩子只是专心致志地诵读书上记载的歌谣,在那间隙里,随口回问了一句。

——叔叔,你说什么?

 

 

很多年之后紫芒星痕再回想的时候,那时候的感受,他也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那是很少有的。

关于那个人,他从来都会记住过多的细节,从他的所听所闻所见到他的所感所思所想。他总是回忆它们,并藉此挨过太漫长的时光。

·这一件诚然是例外。

 

他只记得那孩子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上的书,对他所提到的名字毫无所感。

所以他忍不住认真地重复了。

 

御不凡。

 

回答他的是孩子疑惑的眼神。

孩子问,那是什么?

 

紫芒愣在那里。

他设想过相见的场面,要说的话。他设想了很多。非常多。就像要把他性格里仅有的情绪和幻想透支在那漫长的空白里。

就像等待仅仅因此就会变的短暂。

但他从来也没没想到过,他要向他所等待的人,解释“御不凡”是什么。

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只能对着那孩子的迷茫反复申述,御不凡。

御不凡啊。

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但孩子神色渐渐地惊恐,看着他慢慢地撇下嘴,像是要哭起来。

御不凡。

他伸手把那个孩子揽在怀里,孩子的肩膀抵着他的锁骨,隐隐作痛。

你就是御不凡啊。

 

 

黄二凡又一次嚎啕大哭。

 

记忆里这个人也不曾在他面前这样光明正大地扯开嗓子哭。那两片万用万灵的叶子早就在漫长的时光里化作尘土。

桂花糕刚才也已经吃完了。紫芒只得摸了孩子的头,顺了背,又用袖子给他擦脸。

但他还是哭。

紫芒无法可想。

天色在这哭声中很快暗了下来,阴云不知什么时候聚集在头顶,狂风骤起,一时间不见天日。紫芒在这风云变幻中醒过神来,刚把黄二凡抱回屋里,窗外就刷地下起了雨。

这雨下得且急且密,不过半刻钟,门口的一块土阶竟然被冲刷开,连着上面的草一起滚在旁边的地上。又过了片刻,滚在外面渐渐涨起的水流里被冲走了。

等了些时候,黄二凡的家大人还不回来,想必是被大雨挡住了。而水已经越过门槛,涨进院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很快就要突破这屋子的门槛了。

这当口上,紫芒才意识到,这雨下得诚然是不太对了。

 

其间黄二凡一直在哭。

孩子受惊未复,哭得惨兮兮,眼泪把领口都打湿了。

紫芒想叫他,但那个名字在心窝里盘亘了些时候,最后还是哽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只有那孩子眼角下的泪痣深刻地刺痛他的眼。

 

窗外的大雨一如千年前一般轰然作响,在那无情的冲刷之中,一切都只能迅速地冰冷下去。

 

积水在屋门口晃荡的时候紫芒一转身出门上了天。

是他太过心急。

这不过还是个孩子,这一次他已经找到,不会让事情再生变故,那么多过往,他可以慢慢地告诉他。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个被暴雨冲刷的小村庄。普通得毫无特色可言,但他在这里找到了他要找的人。并且会带他走。

化回龙身,紫芒星痕向着云霄一跃而上。

 

云层之上并无他物,也没有术法的气息。

他转了几遭也没明白落雨的原因,便打算将雨云聚拢带到海面上去,免了这地方的的洪灾。按说云从龙,这绝非难事。但这次那些雨云怎么都不跟随他,兜兜转转几次,即使把它们打散,也会迅速重新聚拢回原处。

紫芒研究了不少时候,也没弄出个所以然,又尝试着把它们吸入腹中。确实是普通的云,入腹化水,但刚刚清掉一部分,又不知从何处填补上新的,茫茫一大片黑云,纵然是他,也没有办法,只得回了趟御天府。

天尊与白帝都不在。银戎正神色淡然地哄着据说是跌了一跤扑在一窝毛毛虫上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赤麟,手法轻车熟路。他一面安抚团子,一面给小山高的折子分类,一面给紫芒算日子:“天尊请了六个月的假去苦境,你要找他的话……嗯,脚程快的话下个月月底能回来吧。”

紫芒看着他安抚团子,又想到黄二凡。仔细观察了他的手法,便连忙辞别了赶回那村庄去。

 

他速度快,不过须臾就回到那里。

 

然而哪里还有村庄。

那一整片土地彻底被水淹没。浩荡的水浪还在涌动,小溪化为长河,滚滚奔腾而去。

 

紫芒呆立空中,心中和脚下同样是虚空。

他的人生里只做过皇子,在上天界时向来不需要他管事,荒漠没有这样大的雨,洪灾于他不过是书上的名词,他哪能知道洪灾闹起来是如何模样。

况且他又遇着了不记得他的御不凡。

满心都是乱字。

 

茫然中他下了水。污浊的洪水里目不见物,几次撞了墙,然而混混沌沌寻了一半天,也没能找到黄二凡家的那个小院。

数个来回之后他已经寻到下游,一无所获。只有一本泡烂的书飘在水面上,封面依稀还能看出是西湖二集。他把那书拿在手里,用内力蒸干。

然而字迹已经模糊难辨,陌上花那一页竟是怎么都寻不出来了。

他看了半晌,最后也只能把那书揣进怀里。烘暖的书页稳妥地贴在心口。

然后慢慢的冷了。

 

 

之后老天一直落雨。

那个地方的人有好久见不到阳光,触手所及没有一处不是阴冷潮湿的。积水缠绵不退,宽阔平整的水面浩荡空旷,没有水草,路过的水鸟在浮木上稍作停留便振翅飞走。

住在高地的人们留在各自的屋子里。男人们为了必将糟糕的年成忧心忡忡,吧嗒吧嗒地抽着烟。

路上行人寥寥。他们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的人,神色模糊黯淡,在连绵的雨幕里匆匆地前行。

 

紫芒坐在山顶裸露出来的石头上。

细密的雨水和着低沉的风扑在他披散的发上,而后沿着他的脸颊流淌,在他的睫毛上滚动,再从他的鼻尖和下巴跳下去。

曾经很熟悉的湿意侵占了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连他的刀也未能例外。

但他只惯常静默地坐着。

这场雨他停不住。他不清楚原因。

最坏的可能他因为心里明白而不能多想。一切都只能压抑在他惯常的静默里。

只有湿透的发梢随着偶尔路过的烈风摇晃。

 

这场雨银戎也没有办法,大家都只能等着天尊回来。其间他又不得不摄了次政,替天尊批了开仓赈灾的折子、疏通积水的折子、兴水利以绝后患的折子,接着开了好几天的会,议定将灾民迁往别处的方案。银戎向来不喜参政,而这档子事急且繁琐,会上长老们又惯例地吵得不可开交,殿上如同黄蜂过境,蝗虫来袭,蛤蟆吵坑……以至于紫芒再回来时,他整个人已经灰暗,黑气罩额,连惯常的笑容都阴森了。

银戎咬着后槽牙微笑着说,等大哥回来,一定让全体长老在门口跪迎。

 

紫芒打了个寒战。

 

天尊月底倒是回来了,然而那场雨已经停了,连地上的积水都清得差不多了。

长老会在大殿包围了他,挨个谏言,连如厕时都未能间断。好几天后放出来时,天尊简直面如金纸。

这次银戎露出了十分和煦的笑容。

 

大雨的事情天尊听了前因后果,又去查了查命轮,转了转书库。回来说,大概是那孩子的确是雨仙转生,故而哭起来无意间唤起了祈雨之能。至于这雨为何持续不断,天尊就无处得知了。

紫芒依旧静默着。

银戎压低了声音问那孩子的生死。

天尊摇摇头。

“说不清。”

 

安顿灾民的任务紫芒接了下来。

他抱着渺茫的希望挨家挨户寻找,又排查了所有黄姓人家,还是一无所获。

一户一户的人们在他眼前挨个经过,唯独没有他要找的。

 

任务完成的时候已经是第三个秋季。

他一个人回到山顶的小屋。

只多了一本西湖二集放在怀里贴身带着。

那书上的字迹模糊不清。

 

紫芒拿着它翻了又翻,对着模糊的字迹默默地看。

黄二凡想来不过是三四岁的年纪,寻了这许久,却在这时候好端端地吓哭了他。那人毕竟不是龙族,何况天尊从化龙池出来后,回想起过往尚需十五年。

若被御不凡知道了,大约又会笑话他“真正是阿呆”之类。

躺在小屋里那只剩下床板的床上,他慢慢地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夕阳从窗外跳进来,伏在他胸口,连那本书也轻微地温暖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一直住在山顶的小屋,只有年节才回一趟御天府。把每一个村庄的每一个人家都寻访过来,并不是个小工程。沉浸在寻觅和回忆里,一天天过得都迅速。

大约是第十年的一个夏至,他打好包裹正要出发搜索下一个村落的时候,小屋的门被敲响了。

随着敲门声,年久失修的门板整个地脱离门框向内倒了下去,露出了门口的银戎。他三哥的形象依然如同一只特例独行的鹤,披散下来的头发根根顺滑,被朝阳照耀得一片金黄。

 

上天界的统帅大人一手扶起门板,另一手依旧潇洒地“唰”一声展开扇子:“今天还是继续出去找?”

紫芒沉默地点点头,接过他手里的门安回去,然后从窗子跳了出来,把手里提着的包袱背在身上。

“回趟家吧。今年新春大哥请假去苦境,他不来抓你,你还真就不回家过年,。现在他总算回来了,我和白帝安排了接风,” 银戎说着话,抬手去拍他兄弟的肩膀,袖子上的羽毛略微蹭到了门板。“你也该来一趟。至于找人……” 后半句话还没说完,他感到紫芒的视线越过自己落在了身后,在转头过去之前,他二人的发丝已经随着气流飘向身后。

接下来和他的猜想相同,门板与地面碰撞出闷响,尘埃混在气流里飞腾。

……上天界的统帅大人忍不住把脸转向了远处黛色的山峦。

 

他兄弟走过去。捡起了门板看了看,又看了看门轴。紫芒显然不关心他刚才说到一半的那句话。他拿着门板研究了一下,又研究了一下被虫蛀坏的门轴,以他一贯的严肃认真对银戎说:

“会修门吗?”

标准贵公子形象的男人优雅地执着折扇,凝固在山风之中。金色的发丝与鹤麾的下摆与他的感受一同在风中凌乱。

 

……上天界的统帅大人最后露出了一个标准而优雅的微笑。

他说:

“大哥会。回家问大哥。”

 

在上天界那群每天沉浸在八卦与吐槽的长老们来说,那绝对是神秘的一天。

那一天,战神大人忽然背着个包袱,在非年节时间回了御天府,紧接着就看到天尊陛下扛着不知哪儿来的一根圆木,提着不知装了什么东西的一只箱子,“哈哈哈哈哈”地腾空而去。

然后他们便听到拖着战神大人走出门外的统帅大人温文尔雅地说:

“走,我们去体察民情。”

 

长老们伸着脖子看着这哥俩走远的背影,仿佛一群被人提着脖颈的鸭。

 

身为上天界最不务正业的皇子之一,紫芒对体察民情毫无兴趣。但他一贯体贴的三哥异常执着地拖着他,他也只得跟在后面茫然四顾。

向来很少在城里闲逛,是因为他不喜欢刻意隐藏起的龙角和龙鳞,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中穿梭总会带给他各种关注的目光。

记忆里这样走在街上的情形,都是和那个人相关的。那时候御天府还在海底,龙族的婚恋还靠唱对歌解决,陆地或者这个摆摆样子的王城,对他来说只是按时来参加笔会的地方。然后连借口都不用找地泡在那个人家里。

现在御天府搬进王城,龙族的婚恋改成开茶会的形式,长老们学会纠缠不休,族长制度早就消亡了。

然而千百年后的今日他踏入王城,已经没有去处。

 

随着人流走过一个又一个摊子,银戎忽然在其中一个前停了下来。“十三香花生”几个大字写在红漆木板上,挂在摊位前,摊子上摆着各种花生制品。旁边还挂着“代写家书”的招幌。小贩正低头摆出字画和扇面。

那人是个青年,布衣旧而洁净,戴一块普通的黄色布巾。下巴略尖,脸倒是偏圆,浓眉大眼,神色温良,一副再普通不过的书生长相。

只是左眼下有颗泪痣。

 

紫芒石化了。



——TBC——

评论(1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