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周巡:“你结婚的时候可得一准叫我给你当伴郎啊,车来了,我先走了。”
关宏峰:“好的。”

地铁到站下车之后,关宏峰发现自己丢了车票。他在出站口沉默地看着乘客鱼贯而出,站在那,如一棵枯死多年的松木,笔直而干涸,站在那,极安静地,忽然闭上了眼睛。

“好的。”

评论(2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