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is the ancestral sin.
© 老曾
Powered by LOFTER

【罗黄】化猫灵异事件簿Chapter 2

——Chapter 2——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爱抚着黄泉白皙的脸,像情人的手一般温暖柔和。

但对一个只想睡觉的人来说,这就像劳累一天的码头工面对着欲求不满的美人黏上来跳贴身热舞一样令人烦恼。

 

……………………啊……………………

 

翻了个身,黄泉企图把脸埋进枕头。

他感到自己的脸埋在一个挺暖和的东西上。毛茸茸,蓬松柔软,个头还没脸大,还在轻微地动。

黄泉忍不住蹭了蹭。

 

 

啊……有呼吸有心跳……应该是个活物吧……

 

……嗯……

 

三秒钟之后,小青年一跃而起仿佛一只被电击的兔子,动作轻盈地向后一个空翻,手一托地,脚尖在吊灯上一点,腰一拧,人已经落在了衣橱顶上。一手已经扛起衣橱顶上的灭灵火箭炮,乌黑的炮筒为无情的杀戮代言;另一手则捏着起身时从枕头下面拿到的防身金针,在指尖闪着冰冷的光。

本市最优秀的cleaner已经在这不到一秒的时间里进入了备战状态,金针只要出手,必定锁住对方的灵魂。他浑身上下散发着杀戮气息,看上去甚至连他的眯眯眼都变大了。

他静止在衣橱顶上,一动不动,仿佛是黏在柜子角的雕塑般。

他的目光冷静,审慎,搜索着室内的一切。

这绝对不是过激反应——能在一个顶尖cleaner的睡眠中接近了他的脸,无疑是可以致命的敌人。

 

半分钟之后,他看到了致命的敌人。

 

普通的黄色,普通的虎纹,四个小爪子是白色。正团在他的枕头上睡觉,小圆脸埋在自己的爪子里。直至此刻也完全没有被惊醒的,一只小猫。

 

优秀的cleaner差点直接从柜子顶上掉下来。

 

 

沐浴在阳光下,坐在黄泉的枕头上,小猫舔着爪子,洗着自己的小圆脸。

黄泉坐在它对面苦闷地咬着面包。

 

昨晚上面对老猫妖僵持了四个多小时,困得半死,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

这种能让他连一点妖气都感觉不到的老猫妖,不知道是多老的老妖怪,话不能乱说,问题不能乱问,谁知道说出哪个字就跟它订了契约;更何况这位大爷还会读心,虽然身上没有血腥杀戮之气,那也绝对惹不得。

现在已经无法后悔自己一时间被毛茸茸的小圆脸小短腿小爪子小肉球迷惑而把它捡回家,唯今之计只有好生伺候这位爷,等它玩够了自己走人了。

如果说有什么希望……但愿这位爷跟自己的祖宗没什么瓜葛,不是冲着自个儿身上的血脉灵力而来。但双方彼此力量相差这么大,要动手,早也就动了,所以说……

 

苦闷地喝着冷牛奶,咽下面包的黄泉苦闷地抓着头。

他只是想要一只又软又糯的猫啊。

 

枕边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小猫被吓了一跳,呆了片刻,便过去用爪子扒拉他的手机。黄泉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把盒子丢进垃圾桶,而后站起来从小猫的爪子和牙齿之下救出手机。

 

今日日程:风光里小区2门803号,三个月前开始中午有重物击打墙壁声,晚上有婴儿哭声。一年前一对在此租住的情侣死去。委托人:房东。委托内容:除灵,改风水。会面时间,上午十点半。委托金:房屋评估价格的三分之一。

 

喂过猫,黄泉把要用的东西整理好,放进包里,而后穿上了外套和鞋子。临到门口才想起来没有带烧酒,把包放在门口,又回去厨房拿。

准备妥当。

他压了压棒球帽的帽檐。

出发。

他随手锁上了门。

 

 

作为一名cleaner,黄泉是一名出色的战士。他精通各种灵类,能够与之对话,也能够暴力破除它们。

但他,完全不了解动物。



——TBC——

评论(1)
热度(23)